当前位置 做菜秘籍 美食推荐 正文

肥肉 小说_吃着爹爹的蘑菇睡觉

如今看到她不在乎,手指缓缓网上,贴到小腿的位置,上面只是一点擦伤不算严重,陈正修长的有力的手指缓缓的揉捏着林子惠的小腿。

 

 

原本疼的厉害,被陈正一弄竟然有些舒服,林子惠眯着眼,靠在后面的枕头上。

 

 

见状,陈正的手劲越发的温柔,见林子惠闭着眼,便放心大胆的窥探。

 

 

一想到昨天晚上,嫂子骑在自己的身上,那欲仙欲死的感觉,陈正便忍不住想要扑倒嫂子。

 

 

“啊……”还没想完,一声呻吟打断了陈正的思绪,抬眸,嫂子红着脸有些尴尬的看着陈正,准备将陈正的手推开,可不知怎的,两个人的手就这么巧合的牵在了一起。

 

1573112735974315.jpg

 

林子惠的脸色更是红了几分,咳嗽着看向别处:“阿正,我没事了。”

 

 

“那嫂子你要好好休息啊。”陈正笑着准备出去,却很巧合的捏住林子惠的衣角,不等林子惠惊呼,整个人被拽起来,林子惠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趴在陈正的身上。

 

 

两个人以一种极为狼狈的姿势趴在地上,林子惠好不容易恢复的伤口再次疼痛难忍,脸色十分难看,陈正忍不住叫出口:“嫂子,你……”

 

 

“阿正,扶我起来吧。”林子惠喘息着握住陈正的手爬了起来,手指轻微的颤抖,看着十分可怜,巴掌大的小脸楚楚可怜。

 

 

陈正心里一阵心疼,忍不住抱住林子惠,就这么一个动作,当时将两个人石化,陈正有些恨自己的多此一举,而林子惠震惊之余更多的是心里泛起一点点的温暖。

 

 

这是阔别了一年的时间,属于男人的怀抱。

 

 

如今脚受伤更加的脆弱,过去很久,林子惠才放开他,眼底闪烁着,只是没了原来的拒绝,陈正一喜,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小心翼翼的将嫂子放到床上,可怜的看着嫂子,将红花油重新取出来,慢慢的替嫂子擦药,可能是陈正刚才的动作,林子惠卸下防备,安静的任由陈正擦药。

 

 

空气中有种莫名的因素,一点一点眩晕开来。

 

 

待擦完药,差不多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林子惠看他虽然痴傻,按摩的技术实在不错,坐起身正准备道谢,隐约觉得后背有些不太舒服,陈正立马看出她的不对劲,上前扶住林子惠,关切的询问道:“嫂子,你没事吧?”

 

 

“我没事。”林子惠也没有察觉出异样,摇摇头道。

 

 

想了想腿上还是不太舒服,陈正刚才的按摩确实很不错,便试探着看向陈正:“要不然你再帮嫂子按一按?”

 

 

陈正巴不得有这样的机会,忙不迭答应下来,手掌熟练的在林子惠的腿上按摩着,半点儿不像是个傻子。

 

 

林子惠就这么斜靠在被子上,左手抵在脑袋上,眼睛看着陈正不知道想什么。

 

 

陈正更是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一个不小心被嫂子看出什么破绽。

 

 

所以更加卖力的给林子惠按摩。

 

 

正想着,手掌不经意触碰到大腿根部的敏感部位,林子惠不由得呻吟出口,比刚才的幅度还要大,陈正想了想昨天晚上的事情,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正巧这一幕被林子惠看在眼里。

 

 

手缓缓伸过去,抓住陈正的手,陈正愣了愣,不过很快装作傻乎乎的模样:“嫂子,怎么了?”

 

 

“陪嫂子玩个游戏好吗?”林子惠讳莫如深的笑着,本来她不打算做对不起陈伟的事情,可是如今,陈家只有他们两个人,虽然说是个傻子,但也算是男人,尤其是昨晚看到陈正的“伟岸”之后,林子惠心里也是犹豫不决。

 

 

一面是道德伦理,一面是正常需求,就这么想了想,指了指旁边的柜子:“你帮嫂子取个东西,好吗?”
 

“什么东西?”陈正一头雾水,又等不到什么回答,听话的走过去,将柜子打开,然后就看见一条红绳,心里顿时明白过来。

 

 

好歹陈正现在也算是个正常男人,怎么会不知道男女之间的把戏。

 

 

转过身看向林子惠的时候,又是那种天真的模样:“嫂子,要绳子干什么?”

 

 

“来,陪嫂子玩了这个游戏,嫂子给你奖励。”林子惠诱惑的说着,将红绳套在陈正的脖子上,看陈正一脸迷糊,不由得起了玩意,“阿正,不愿意?”

 

 

“没有。”陈正连连摇头,装作不知道道,“嫂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你现在帮嫂子舔一舔脚好吗?”林子惠继续诱惑着说道,“嫂子的脚现在受伤了,阿正愿意帮嫂子这个忙吗?”

 

 

“当然愿意。”陈正连连点头,不等林子惠说什么,走到炕边,蹲在林子惠的脚边,长时间的劳作并没有让她的脚变形,反而清瘦白皙,比起农村那些粗糙的脚,好了太多。

 

 

林子惠温柔的看着陈正,见他缓缓的用嘴咬住小拇指,吮吸的时候整个人再也不受控制的呻吟出口,双手死死的抓住被子,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了魔一般。

 

 

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会,以前都是她提起来,陈伟勉为其难的附和,算不上尽心,后来怀孕,这些更是变成了奢望。

 

 

林子惠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傻子会让她情动到如此的地步。

 

 

“啊……”身体不住的颤抖着,陈正看她一脸魔怔的样子,再也控制不住,直接起身将林子惠压在身下,身上的碎花裙被尽数扯下,露出白花花的大腿,陈正整个人压在林子惠的身上,准备将运动裤脱下的时候,脸上结实的挨了一巴掌,随后听见林子惠的斥责声,“你要干什么?”

 

 

陈正当时愣住,手足无措的看着林子惠,懊悔自己的所作所为的时候,林子惠挣扎着起身,将衣服披上,冷眼看着陈正。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那个憨傻痴笨的小叔子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嫂子,我……”陈正一脸委屈,不敢看嫂子的脸,他害怕一个不小心,会让嫂子看出什么破绽,他不想让嫂子伤心,更不愿意让嫂子恨他。

 

 

如果让嫂子知道他已经恢复神智,所有的事情都是在清楚的情况下做出来的,肯定会把自己从陈家赶出去的。

 

 

“我错了。”过去很久,陈正低着头,活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林子惠原本还想责备,不过看到陈正这个样子,话到嘴边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不耐烦的摆摆手,“算了,你出去吧。”

 

 

说来这件事情她也有错,如果不是她勾引陈正,也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

 

 

低头,看到陈正的运动裤被硕大顶起来,又想起晚上发生的事情,不由得联想翩翩,能跟这样的极品在一起,就算是死了也甘心。

 

 

想归想,现实归现实,她终究是跨不过去心里的那道坎。

 

 

陈正点点头,不敢看林子惠的脸,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整个一下午林子惠都没有再出来,陈正饿的头晕眼花,又不敢去找林子惠,只能巴巴的望着头顶的云,心里难受不已。

 

 

从小到大,真正给过他关心的只有嫂子,所以陈正心里很清楚,他对嫂子不仅仅只是依恋,更多的是喜欢,他想让嫂子成为自己的女人。

 

 

这种想法如春笋一般,在心里一旦生根发芽,就很难去除。

 

 

陈正很想把自己恢复正常的事情告诉嫂子,很想光明正大的跟嫂子在一起,可是又不敢去说,他害怕嫂子知道真相之后会赶走他。

 

 

他宁愿就这么以痴傻的身份留在嫂子的身边,也不愿意从她身边离开。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等陈正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被一股浓浓的饭香味吸引过来,抬眸看了眼窗外,天色早就已经暗了,陈正吸了吸鼻子,准备下炕听见了敲门声,抬头,看到嫂子端着饭菜进屋,橘黄色的灯光下,嫂子的脸柔和的过分,注意到他的神情,一如既往的笑了笑:“一天没吃饭,饿了吧?”

 

 

“嫂子答应给你的奖励,吃吧。”上面是一碗面,加了鸡蛋和肉片,顺带还有两碟凉拌菜,陈正本来胃里饿的不行,现下看到热气腾腾的面,顾不得其他,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林子惠看着他的模样,无奈的摇摇头,将心底的想法压了下去,他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恢复了神智。

 

 

本来陈正今天把自己压在身下的时候,林子惠有些多想,他的动作不像是傻子可以做出来的,可是现在看看……是她想多了。
 

等陈正吃完,才发现坐在旁边的嫂子一晚上都没有动,甚至姿势都没有改变,陈正本来想问问,可是后来想想发生的事情,话到嘴边不自觉的咽了下去,吃笑着将碗放到边上:“嫂子,饱了。”

 

 

“嗯,那就行。”林子惠从回忆中醒来,冲陈正笑笑,起身习惯性的摸了摸陈正的脑袋,温柔道,“那你早点睡吧。”

 

 

“嗯。”陈正点点头,模样活脱脱就是还未成年的小屁孩,眼看着林子惠从他的面前消失,眼神逐渐被清冷所取代。

 

 

转身直挺挺的躺在炕上,听着外面的虫叫声,却再也没有了睡意。

 

 

算起来,他这个大哥对他也是极为照顾的,在陈正生病的这么多年的时间里,虽说不是尽心尽力,至少也是衣食无缺。

 

 

后来嫂子嫁给大哥,次年便有了儿子,就算家里再怎么拮据,给他的东西从未变过。

 

 

陈正心里清楚,他对于嫂子的依恋,远远的超过了男女之间的感情。

 

 

“唉……”想到这儿陈正不由得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幸亏白天的时候嫂子一把推开了自己,如果不是她推开了自己,他们真的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该怎么面对大哥。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更加没有了睡意。

 

 

而这边,林子惠将儿子哄睡下,眼睛不自觉的瞥向对面的房间,刚才看陈正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里也有点心疼。

 

 

毕竟这么多年,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做菜秘籍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洗碗时在厨房要了我-唔,好甜呢,水都流出来了

大手覆上椒乳 情深至浅肉肉部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