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做菜秘籍 食材大全 正文

宝贝我的有点大你忍一下&装睡觉让儿子做

老周一脸严肃的说道:“我用手帮你按摩一下,给你催产,等你自己的催下来了,孩子自然也就吃饱了。”

 

听到是这个方法,白露俏媚的脸蛋唰的一下红透了,羞臊的说:“啊?这不好吧?”

 

老周却依旧一本正经道:“孩子这么小,如果营养不良,影响了发育,很可能一辈子都会受到影响,更何况你也说了孩子好久没吃了,万一过个一两天,可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啊?这么严重?”

 

白露被事情的严重性给吓到了,神色顿时变的更加慌张,六神无主,纠结不定。

 

这时候,孩子的哭声也越来越大,哭的她心乱如麻,也心疼不已。

 

足足半晌后,白露咬了咬嘴唇,似乎想通了,终于点了点头道:“孩子要紧,那就请周医生您帮我揉一揉吧……”

 

听白露答应了,老周心里就一阵激动,不过孩子在一旁哭闹,也不是个事。

 

表面上,他还是显得不慌不忙,单手抓住了孩子的双脚,另一只手托住孩子的脖子,然后轻轻往中间合拢,让孩子逐渐形成一个蜷缩的姿势。

 

“医生您这是?”白露不解的问道。

 

然而她话音刚落,却惊讶的发现,刚刚还哭闹不休的孩子竟然声音渐渐小了起来!

 

随后,孩子竟然一点都不哭了,乖乖的闭上了眼睛,看似要睡着的样子。

 

老周说道:“这个姿势,是模仿孩子在母亲体内的状态,我们老医生才知道,对付孩子哭闹有奇效!”

 

白露美眸之中闪过一丝崇拜,赞叹道:“周医生您真厉害!”

 

露这一手后,她心中的戒备也渐渐都消失了。

 

老周呵呵一笑,等到孩子睡熟了之后,将孩子放在了床上,然后对白露说:“小露,我们要开始按摩了,你把衣服脱了吧。”

 

白露则是一脸惊讶,有些害羞的问:“周医生,还要脱衣服吗?”

 

老周认真说:“当然啊,那些重要穴位穿着衣服哪能按得到?”

 

白露无比羞臊:“脱衣服实在是太羞人了,不如我们先这样试一试吧?”

 

老周见她不愿脱衣服,心里有些失望,不过转念一想,能够隔着衣服抚摸这个美艳少妇的丰满其实也不错。

 

毕竟事情都是需要循环渐进的。

 

“那我们就先试试吧。”

 

白露听说不用脱衣服,顿时松了一口气,甚至主动躺在了床上,挺着一对傲人的丰满,对老周说:“周医生,咱们开始吧!”

 

老周按捺着心头的激动,努力不让兴奋的情绪表露在脸上,走过来道:“那我开始了。”

 

说着,老周双手就轻轻放了上去。

 

触手的那一刹那,老周顿时感觉自己这颗老心脏受不了了,哪怕是隔着真丝睡衣,反馈回来的手感都异常柔软,而且弹性十足,简直是男人梦寐以求的恩赐。

 

文学072068159.jpg

当老周的手触摸上去时,白露的娇躯一颤,俏脸也变得越来越绯红。

 

一边异常享受的搓揉着,老周一边说道:“看来是这里堵塞形成了肿块,所以才产不了啊…”

 

“啊?那……严重吗?”

 

白露一听,带着颤音问道,脸色红的如同两颗熟透的苹果,让人恨不得扑上去尝一口。

 

老周心中暗喜,脸上则依旧严肃道:“当然很严重,我得帮你把肿块揉开,不过隔着衣服可能会导致力道无法传递到穴位深处,效果可能会大打折扣。”

 

白露哪能不懂老周的意思,思虑片刻后还是紧张万分的摇了摇头:“周医生,您还是隔着衣服揉吧……”

 

她的心中可过不了那一关,毕竟自己是有老公、而且生了娃的人。

 

老周心头暗暗遗憾,叹了口气:“那好吧,不过我要加大力度了,可能过程中会有点痛,你忍一忍。”

 

“好……嗯……”

 

白露的声音刚落,老周的手用力,她就疼的轻哼了起来。

 

她闭着眼睛、紧抿嘴唇的诱人样子,让老周竟感觉格外的刺激。

 

而且要知道,白露的孩子可就睡在她身边啊!而自己却在明目张胆的这样非礼他妈妈……
 

这样想着,老周激动的裤裆都要爆炸了,手上力道也不由越来越大。

 

不得不说,生完孩子的白露又大又挺,即便是隔着衣服,那触感也完美到极致,弹性之好,超乎想象!

 

老周贪婪的把玩了半天,裤裆里的东西几乎忍无可忍,恨不得现在就撩起白露的裙摆,不顾一切的冲杀进去!

 

随着他的动作,白露脸上竟然涌起愉悦的潮红,喘息的口中竟发出了隐隐饱含期待的轻吟……

 

白露也没想到,老周的按摩,竟然让自己感到了一种强烈的欢畅感,他那双大手,仿佛有魔力一般,让自己浑身都变得滚烫,就连那里都变得泥泞不堪……

 

就在这时,老周按压着白露丰满之处的手掌心隐隐感到有些潮湿。

 

“啊!周医生,要出来了!”

 

听到白露那句春情勃发的‘要出来’了,老周差点魂都丢了!感觉裤裆里的玩意儿胀的发痛!

 

老周故意问她:“小露,你什么要出来了啊?”

 

白露则是下意识的说:“都要出来了……”

 

说罢,她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急忙红着脸说:“好像是孩子吃的要出来了……”

 

白露此刻也羞涩不已,她根本没想到老周的手法有那么好,熟稔无比,按的她欲仙欲死,身体里不由涌起一股躁动,喊出那句话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

 

她在生了孩子后,老公就去了外地工作,算起来,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那个了。

 

而且,自己的老公说实话,也不怎么厉害,常常满足不了她。

 

身旷已久,内心里自然压抑着一股难以启齿的渴求,现在被老周这么一按,直接给激发了出来。

 

老周遭受刺激之下,手上的劲一下子也没控制好,不由又大了几分。

 

“啊——”

 

顿时,白露的口中顿时发出了一声略带痛苦的闷哼。

 

老周感觉手上微微有些潮意,抬起手一看。

 

只见白露胸口的睡衣都被沁湿,甚至隐约可以看见那两颗俏皮可爱的东西…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说来也巧,旁边熟睡的孩子似乎是闻到了食物的味道,竟然醒了过来,哇哇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出来了,赶紧喂孩子吧!”

 

白露感觉胸口的手已经离开,赶紧睁开眼睛,满脸的羞红,感觉身体也空落落的,眼神有些躲闪地看着老周,似乎神色里也藏着一丝遗憾。

 

孩子的哭声让白露回过神来,赶紧抱起孩子,撩起衣服,开始喂起这饿了很久的小家伙。

 

老周没想到母性让白露连自己都不顾,直接撩开衣服就喂,她那白嫩浑圆的地方,彻底暴露在了自己的面前。

 

他正想看着仔细,没想到小家伙一闻到味道,也顾不上哭了,一口将那果实含住,便开始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看孩子喝的香甜,老周甚至都忍不住想上去尝尝,不由舔了舔嘴唇,眼神火热。

 

但这也只是想想而已。

 

虽然喝不到,不过能饱饱眼福也是不错的。

 

白露明显感觉到了老周在看自己喂奶,脸色绯红,但出奇的没有制止。

 

喝着喝着,孩子却突然撒开嘴,又哭了起来。

 

老周盯着那颗熟透的果实,心里激动难耐,这时候白露可急坏了,抬起头一脸无助的盯着老周,焦急的道:“周医生,水…好像又没了!”

 

老周心下大喜,当即灵机一动就说:“我刚才说了啊,隔着衣服给你按摩催产,完全就是治标不治本的!”

 

“啊?”白露惊呼,喃喃道:“那真的要…脱衣服吗?”

 

对白露来说,虽然同样是被摸,但隔着衣服与不隔着衣服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光是想想老周那双大手毫无阻碍的揉自己上面的场面就足够羞死人了。

 

而且老周的手法还那么熟稔,仿佛有一股奇特的魔力,比她老公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万一自己被按得忍不住……那该怎么办?

 

但此时,孩子又哭了起来,显然还没吃饱,这让她心疼不已。

 

白露纠结许久,最终还是道:“那就麻烦周医生您了,帮我按按吧!”

 

老周心中狂喜,白露这种美少妇的手感真是太美妙了,刚才还没过瘾,恨不得玩上一整天才肯罢休,现在自己终于有机会毫无阻隔的把玩那一对丰满了!

 

这时,白露再次涌上了娇羞的神色,犹犹豫豫的将睡衣的吊带给完全摘了下来,露出了那一对完美的白皙…
 

当这对东西犹如兔子一样蹦出来的时候,老周呼吸都仿佛要停止了!

 

刚才是隔着衣服,虽然能感受到有多大,但此刻肉眼所见的冲击力更强!

 

白露见到老周盯着自己的前面看,不由害羞的闭上了眼睛,心中纠结至极。

 

但在老周眼里,这就是一副任君采撷的柔弱样子!

 

他只感觉自己的下面都要炸了,双手颤颤巍巍的攀上了那两团惊人的饱满。

 

那入手的温润、滑腻以及紧致,无法用语言描述。

 

这一刻,老周觉得白露的身体,无论是看起来,还是摸起来,都完完全全挑不出任何毛病。

 

相比青涩少女,像她这样熟媚的少妇,更能够引起男人的疯狂。

 

感觉到老周的手抚摸上了自己,白露身体轻轻一颤,蜜桃一般的下面轻轻扭动,不由自主的发出一阵喘息的声音。

 

白露的那一对大可爱,随着老周的动作,在他的手中变形,挤压,无与伦比的触感、无比诱人的弹性,简直无可挑剔!

 

白露发现老周的按摩比刚才还要舒服好几倍,这种刺激让她浑身的皮肤都变得粉红了起来,虽然羞臊,但那阵阵强烈的快感,让她心里格外沉迷。

 

在老周独特的按摩手法刺激下,白露觉得自己的下面都有些湿润,甚至有点想要呻吟出声。

 

老周贪婪的揉着揉着,他便不满足于此了。

 

于是他心中一动,忽然说道:“小露,我看你这里堵塞比较严重,光是靠按摩不能彻底疏通,我需要用嘴来帮你吸通畅啊…”

 

“啊?”白露听到老周的提议,不禁被吓了一跳。

 

老周的年纪可比她大得多,让老周帮自己用嘴帮自己吸……想想还挺难为情的,更何况老公万一知道了还不得气死?

 

见此,老周生怕白露生出不好的想法,赶紧一本正经的解释道:“小露,你千万别误会,你这里之所以阻塞,一方面是被你老公吃的有些受损,一方面也跟你孩子吮吸力度不够有关系。”

 

“而那些细微的脉络,光靠按摩是无法疏通的,就像刚才那样,好一阵就又不行了……”

 

听着,白露的耳根子都红了,理智告诉她这样做不妥,但老周的话却又说的有理有据,这让她有些左右为难。

 

这个时候孩子又哭了起来,那可怜的模样,让白露心疼不已。

 

一想到孩子可能会因为吃不上奶,发育都受到影响,白露再也不敢耽搁,终于下定了决心,红着脸、声音很微弱的说:“好吧……周医生你来吸吧。”

 

白露脸上泛起红晕,说完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任由那颤颤巍巍的美好风情展现在老周眼前轻轻晃动。

 

老周欣喜若狂,没想到白露竟然答应了自己如此过分的要求,他两眼火辣地盯着她那两团白花花的柔软,喉咙咕咚一声咽下了口唾沫,迫不及待想尝一尝那香甜的甘露。

 

“那我来了……”

 

老周双眼炽热,缓缓匍匐在了白露的面前,噘着嘴慢慢地凑了上去,全部含在嘴中,恨不得将整个丰满都吃进去,同时轻轻用力……

 

“啊!”

 

随着老周这一吸,白露的娇躯猛烈的颤抖了一下,樱唇中更是发出了一声难以控制的轻哼,虽然很小,但是老周还是清楚地听见了。

 

白露感觉自己要疯了!

 

老周衔住的,是她最大的敏感点,而且他不仅是含住,舌头竟然还在拨弄,这瞬间的感受仿佛是触电一样,令人猝不及防。

 

尤其是,老周那粗糙的胡渣子刮在她娇嫩的肌肤上,那是截然不同于婴儿温柔的感觉,成熟而野蛮,有种别样的刺激!

 

随着老周的吸吮,白露只感觉身体愈发的燥热,身下的那里也变得愈发空虚,她不自觉的夹紧双腿,靠着腿根的摩擦,来缓解这种蚀骨的渴望……

 

这一刻,白露甚至有一种冲动,恨不得让老周立刻来填满自己!

 

但是,仅存的理智告诉她,自己不能和这个比自己大了整整二十岁的男人,有更进一步的发展,更何况自己的孩子就在跟前,万一自己把持不住,那该多罪恶……

 

老周听到白露的这声轻哼,哪怕嘴上的享受也无法抵消他的激动,老大哥已经几欲爆炸。

 

他一边吮吸着,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揉着另外那团饱满,享受无比。

 

“周医生,好了吗…我这里好难受,好胀!”
 

就在老周沉浸在享受之中的时候,紧闭着眼睛满脸通红的白露终于忍不住开口催促了。

 

这种感觉虽然很舒服,但是她很怕,很怕自己克制不住而沦陷…

 

“小露,快了快了,你别急,马上就好!”

 

老周见白露居然还在坚守底线,心里也有些着急,但却意识到眼下是关键时候,如果再不能有所进展,恐怕这种享受马上就要结束了。

 

必须要让白露看到效果才行。

 

随后,他的手轻轻在其中一个穴位上按了一会后,只觉得一缕温热的涓涓细流淌了出来。

 

顿时,老周便感觉嘴里涌出一股热流,那滋味又香又甜,非常美味,令他裤裆里的东西更加膨胀。

 

“啊!”

 

感受到那股畅快的感觉,白露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

 

原本那股阻塞的胀痛顷刻间消失,惊人的红晕一下从她美丽的脸蛋上扩散开来,直接红到了脖子上。

 

“谢谢你,周医生。”

 

白露将衣服拉拢,盖住了那无限的风光,俏脸娇媚无比,都不敢抬头看老周。

 

老周恋恋不舍,心中遗憾无比,但他却知道,今天恐怕只能到这步了…

 

不过刚才白露明显动了情,下次把这美娇娘给办了,成功几率应该很大。

 

反正他也知道,白露的丈夫常年在外工作,一年到头都看不到几次。

 

白露低头看着湿润一片的胸口,有些尴尬,抱起孩子对老周说:“周医生,今天实在是太谢谢您了,诊费多少?”

 

老周却无所谓的笑着道:“无非就是揉一揉、吸一吸,都是邻居还那么客气干啥?赶紧回家喂孩子吧!”

 

白露听老周说揉一揉、吸一吸,顿时想到刚才的经历,瞬间又红了脸。

 

片刻后,她才羞臊的说:“那真是太谢谢您了,我…我就先回去了。”

 

老周点了点头,道:“好,要还有什么事随时打电话我,不方便的话我上门给你治疗。”

 

白露千恩万谢之后,抱着孩子走出门。

 

老周则是盯着白露那一扭一扭的丰满背影,眼神闪烁着欲望的光芒。

 

他没想到,今天竟然连续遇到一大一小两个绝色美女,而且两人都与自己或多或少的发生了不同程度的亲密接触。

 

孙晓兰年轻纯洁,处处透着一种青春靓丽的活力,而白露则时刻散发着一种成熟美艳的少妇气息,性感无比,两人各有千秋,但同样对男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老伴走得早,老周自己是已经很多年没有做过那种事了。

 

如今面对孙晓兰和白露,他再次有了极度强烈的幻想,以至于他迫不及待想跟这两个女人一起唤醒自己人生的第二春……

 

这一晚,老周一直没能睡着,脑子里全是孙晓兰和白露那诱人的身体,狠狠的自己解决一次后,才勉强睡着。

 

……

 

第二天,老周刚吃完早饭便早早去了诊所。

 

但还没到诊所,老周就远远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孙晓兰此刻已经在诊所门口等待了。

 

自从昨天让孙晓兰这单纯的小姑娘白白溜走以后,老周就心痒难耐,夜里辗转反侧都是她那白嫩光滑的身子,想要睡她的念头怎么都挥之不去。

 

老周本以为孙晓兰离开以后,怎么也得一两天才会再次因为那里的问题找到自己,没想到今天就上门了!

 

这不正是羊入虎口,要让自己把上次没干成的好事给干成么?

 

想到这,老周的眼睛顿时精光直冒,赶紧跑到小姑娘的面前,和蔼的笑了笑:“晓兰,你今天这么早来,还是要看病么?”

 

看着老周略带关切的目光,孙晓兰点了点头,羞涩道:“周叔,我过两天就开学了,今天是特意来找你上药的。”

 

孙晓兰昨天在老周这里上完药,回去以后,感觉那里的瘙痒果然减轻了许多,但是也有一个问题,因为里面没能成功上药,所以还是有些瘙痒难耐。

 

剃光了的部位已经不痒了,这样反而显得里面比之前还要更痒,前后一对比,这种异样的难受,任谁也受不了,更何况是孙晓兰这个小姑娘。

 

尤其是眼看着就要开学了,再不把这羞人的病给治好,等到了学校再痒起来,可就更麻烦了,自己总不能去校医那里看这种病吧?万一让同学们知道了,还不知道他们在背后怎么说自己呢!

 

因此,孙晓兰才会一大早的,就来到诊所门口等着老周,这一次她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老周彻底治好自己。

 

老周听到孙晓兰的话,顿时心花怒放,立即说道:“那咱们得赶紧上药,可不能耽误你上学啊……”

 

孙晓兰一想到老周又要给自己的那里上药,心里羞臊难耐,同时内心深处又忍不住有些期待,她甚至有些期待着老周的手指再度给自己带来那种别样的快感……

 

思来想去,她还是怯生生的说:“那就麻烦你了周叔…”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做菜秘籍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被轮流灌满H:他托着她的腰用力一沉

玉势珠子养身体/快穿H肉黑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