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做菜秘籍 美食资讯 正文

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_趁室友上班跟室友女朋友2

赵狗蛋感受到一股热气打在了自己的身上,顿时一个颤粟,感觉从未有过的美妙。

 

 

张雪梅,轻喘一声说道:“傻狗蛋,你可不能……不能和别人说……不然嫂子都没法做人了……”

 

 

赵狗蛋早就等不及了。

 

 

一个劲的点头,傻笑着说道:“不说,狗蛋不说,嫂子帮我……狗蛋不说。”

 

 

最后,女人的俏脸低了下去。

 

可就在这个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道女人的喊叫声。

 

 

“天杀的赵狗蛋……你家的牛把我的菜全拱了!”

 

 

女人的声音在山脚下传荡开来,显得很是刺耳。

 

 

张雪梅当下一惊,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站了起来对着跪在地上的赵狗蛋说道:“哎呀!有人过来了!狗蛋……快!你快起来!”

 

 

女人自己也赶紧把裤子提了起来。

 

 

“哎呀!”

 

 

张雪梅刚想走,却感觉头晕目眩,脚下一个踉跄,顿时向前面倒去。

 

 

赵狗蛋一把扶住女人的腰肢,顿时感觉一阵舒服,手上微微加了力道,傻笑道:“雪梅嫂,你小心,别摔着,嘿嘿……”

 

 

女人不由整个身子更软了,几乎都快伏在赵狗蛋的头上了。

 

 

“啊!你们……张雪梅,你这个不要脸的寡妇,竟然勾搭傻子……”这时,大柳树的另一个方向传来一道女人的惊呼声。

 

 

与此同时,一个身材傲人的中年美妇走了过来。

 

 

这个时候,赵狗蛋正光着屁股蛋扶着张雪梅站起来,背对着中年美妇。

 

 

而张雪梅伏在赵狗蛋身上,虽然穿好了裤子,却显得有些衣冠不整。

 

文学016548521208.jpg

 

赵狗蛋心说这可遭了。

 

 

要是让女人把今天的事情传出去,自己倒没事,可雪梅嫂子一定会受人冷眼的。

 

 

张雪梅似乎也有点不知所措,咬着嘴唇看着中年美妇说道:“春娥姐,我没有……我没有,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此时李春娥的另一只手指着张雪梅说道:“赵狗蛋的裤子都被你扒下来了,还说不是我想的那样?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二柱才走了两年,你就勾搭一个傻子!”

 

 

赵狗蛋这下可忍不住了,但是他却时刻都提醒着自己,现在自己是个傻子。

 

 

“春娥婶,雪梅嫂,蛇毒,我吸蛇毒。”赵狗蛋也不提裤子,就这么扶着张雪梅转过身子,指着不远处一条被砸死了的小青蛇,痴痴地说道。

 

 

要不是之前机灵,把那条蛇打死了,估计这下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其实要给张雪梅配一副草药,也要用到这条青色小蛇身上的东西才行。

 

 

赵狗蛋这么一说,张雪梅顿时也反应了过来,急切的说道:“春娥姐,我进山采药,被这条蛇咬了一口,是狗蛋帮我把毒吸出来的,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要相信我。”

 

 

张雪梅越说声音越小,不知是没有底气还是毒素还未除尽。

 

 

不过此时的李春娥的注意力显然不在张雪梅的话上。

 

 

此刻李春娥一双凤目紧紧盯着赵狗蛋的身子,小嘴张着,足够放下一颗鸡蛋了。

 

 

半响,李春娥惊呼一声:“傻狗蛋吃什么长大的!”

 

李春娥的反应,让赵狗蛋很是满意。

 

 

“傻狗蛋……还不把裤子提起来,尽让别人看笑话。”一旁的张雪梅好似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被抢了去一般,两只手从赵狗蛋身后帮他把裤子提了起来。

 

 

赵狗蛋傻笑着,原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可是李春娥似乎还不打算就这么放两人离开,一把拉着赵狗蛋说道:“狗蛋啊,你帮雪梅嫂子吸蛇毒,怎么还把裤子给脱了呢!还有……你的牛把我家的菜园全拱坏了,我可要回去和你田瑶嫂好好说道说道!”

 

 

这时,张雪梅又楞住了。

 

 

对啊,赵狗蛋帮自己吸蛇毒,裤子脱了怎么也解释不过去的……

 

 

自己和赵狗蛋的事情要是被李春娥说给了田瑶姐听,那自己以后哪里还有脸见人?

 

 

赵狗蛋可看出了李春娥的想法,这个女人仗着老公赵大猛是村里生产大队的队长,平时没少欺负村里的寡妇小媳妇。

 

 

但是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尽快让雪梅嫂子脱身。

 

 

看着李春娥拽着自己的手,赵狗蛋脸上露出痴痴的笑,一把就从身后抱住了李春娥。

 

 

赵狗蛋的两只大手在女人身上胡乱抓着,皱着眉头说道:“春娥婶,不要说,田瑶嫂,生气,不要说……”

 

 

李春娥一听就知道赵狗蛋是怕自己去田瑶那里告状,惹得田瑶不高兴。

 

 

“没想到这个傻子倒还挺会心疼他那个表嫂的……”李春娥心中这般想着,身前却不断传来一阵阵酥麻的感觉。

 

 

“哎呀你这个傻狗蛋……你抓婶子干什么……快放手……哦!”

 

 

“不放,春娥婶不说,我就放。”

 

 

“好好……哦……婶子不说……不说就是了!”

 

 

得到女人的答应,赵狗蛋这才松开抱着李春娥身前的双手。

 

 

“这傻狗蛋的本钱真是吓人……”李春娥刚刚身体都在颤抖,心里有些不明的滋味。

 

 

要不是看到旁边还有张雪梅在,李春娥都快要忍不住主动抱上去了。

 

 

一想到自家赵大猛,李春娥便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别看赵大猛名字取得生猛,可中看不中用。

 

 

久而久之,李春娥便越发的忍耐不住了。

 

 

“春娥姐,狗蛋也是为了救我才让牛拱了你家的菜园的,赶明儿我备点东西给他,亲自上你家赔罪行不?”

 

 

这时,一旁的张雪梅连忙拉着赵狗蛋的另一只手说道。

 

 

张雪梅一看两人这姿势,再一看李春娥的样子,哪会不知道李春娥心里的想法。

 

 

自己和狗蛋的好事被李春娥坏了,现在她又想来捷足先登,哪有那么好的事?

 

 

李春娥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行,不过我可先说好了……必须狗蛋亲自过来,不然这事可没完。”

 

 

李春娥也知道现在有张雪梅在,她肯定是做不成其他事情,临走的时候,李春娥背着张雪梅,手在赵狗蛋身上狠狠摸了一把,低声着说道:“冤家……到时候,你得好好赔我。”

 

 

在说赔字的时候还特意加重了语气。

 

赵狗蛋脸上的傻笑更甚了,他挠了挠头说道:“赔,我好好赔,春娥婶。”

 

 

待得李春娥走了之后,张雪梅这才上前两步轻啐了一口:“不要脸的女人,都有老公了还到处勾搭男人。”

 

 

赵狗蛋这时伸出手,一把按在张雪梅的身后,吃吃笑道:“雪梅嫂,你的毒,还没好,我给你吸……”

 

 

张雪梅顿时惊呼一声,挣扎了一下说道:“你个傻狗蛋……竟然知道想女人了……”

 

 

她知道自己的蛇毒差不多除去了,狗蛋这么说,肯定是对刚才那种感觉上瘾了。

 

 

张雪梅一只小手搭在赵狗蛋的肩膀上,俏脸都快贴在男人的肩膀上了,“明天你好好在家等我,嫂子带点东西来找你。这回你家的牛把李春娥家的菜园拱了,要是让赵大猛知道了,怕不是又要刁难你们叔婶两个……”

 

 

张雪梅平日里和赵狗蛋的表嫂田瑶关系一直不错。

 

 

两人都是山头村的大美人,而且都是寡妇,彼此都有很多共同的话题。

 

 

赵狗蛋早已经不傻,自然也是知道这一点。

 

 

两人一起找到了赵狗蛋的牛,赵狗蛋也从牛背上的框子里抓了一些草药,然后将那条打死的青蛇掏出蛇胆,和几味草药放在一个布袋里。

 

 

赵狗蛋将布袋递给了张雪梅,傻笑着说道:“雪梅嫂,给你,喝,毒就好。”

 

 

张雪梅一看狗蛋熟稔的配药手法,顿时也惊了一声道:“呀!傻狗蛋……你竟然还会配药呢?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赵狗蛋不慌不忙,脸上还是那副痴傻的样子,瓮声瓮气的说道:“刘老汉,刘老汉,嘿嘿……”

 

 

“原来是村头刘老汉教你的,也是……你在他那里生活了那么久,肯定看到了不少门道,嫂子就信你一回。”

 

 

张雪梅一听狗蛋说是刘老汉,顿时心中的疑虑消散了大半。

 

 

据说村头刘老汉的祖先是康熙皇帝的御医呢,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是山头村这么多年,谁家有什么大病小灾的,都去刘老汉那里拿药,保证药到病除。

 

 

比镇里那些穿白大褂,拿着各种针针管管的医生强多了。

 

 

在田瑶的丈夫赵刚死之前,早就是孤儿的赵狗蛋就一直被村头刘老汉收养着。

 

 

想来这些年就是耳濡目染,赵狗蛋也能看懂一点东西。

 

 

赵狗蛋虽然痴傻,但并不是完全的没有思维能力,只是有一点痴呆低智罢了,很多东西看多了还是会明白的。

 

 

现在刘老汉死了,山头村正愁着没有村医。

 

 

如果赵狗蛋会配药,这倒是个意外的好事情。

 

 

不过张雪梅知道,赵狗蛋是个傻子,这种事情暂时还不能说出去,自己可以先尝试一下这副药有没有作用再说。

 

 

两人在快到村头的时候分开走了,赵狗蛋牵着牛一路往村子里最偏僻的角落走去。

 

 

那里有一座孤零零的一层土胚房,就是他和田瑶嫂一起住的地方。

 

 

以前痴傻症没好就算了,如今病好了,赵狗蛋说什么也要让一直照顾着自己的田瑶嫂过上幸福的生活。

 

 

“哞!”

 

 

赵狗蛋将牛拴在了土胚房一旁搭起来的简易棚子里,忽然听到里屋,传来一阵诱人的声音。

 

 

赵狗蛋连忙来到房子的一侧,伏着身子趴在土胚房的窗户往里面看去。

 

 

此时,在房间里正有一道娇小的身影在水浴池外往身上浇泼着清水。

 

 

正是他嫂子田瑶在洗澡。

 

 

更让赵狗蛋心跳加快,血脉喷张的是,田瑶一只手在往身上浇着水,另外一只手,却是……

 

这一幕,让赵狗蛋惊呆了,他其实已经看到过很多次田瑶的身体了,之前傻的时候,田瑶换衣服都不带回避他的。

 

 

可是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田这样的场景。

 

 

只一眼,就已经让他整个人极为兴奋,快要爆炸一般。

 

 

赵狗蛋吞了吞唾沫,双眼目光变得炙热,他恨不得立马冲进去。

 

 

正当赵狗蛋看的热血沸腾时,牛却叫了起来。

 

 

“狗蛋……是你吗?你回来了呀!”听到水牛叫声的田瑶立刻睁开了眼,对着外面喊了一声。

 

 

这一看,她就立刻发现了正趴在窗沿看着自己的小叔子。

 

 

“呀!傻狗蛋……你杵在那干什么?吓死嫂子了!”四目相对,田瑶俏脸顿时一红,连忙收手拉过一旁的毛巾裹住了自己的身子。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尝试这样,竟然就被小叔子给发现了。

 

 

还好自己小叔子是个傻子,不然这要是传出来,那自己还怎么做人?

 

 

田瑶暗暗庆幸,心里便也放开了。

 

 

赵狗蛋傻笑着,嘴角流出了一丝涎水说道:“姐姐,洗澡好看,狗蛋也要洗,洗澡好看,狗蛋要和姐姐一起洗。”

 

 

田瑶一听自己的小叔子叫自己姐姐,还说要和自己一起洗,顿时羞红了脸。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小叔子不过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也没计较那么多了。

 

 

“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了。”心里想着,田瑶便打开了洗澡堂的门。

 

 

看到门打开,赵狗蛋心里一喜,立刻便傻呵呵的跑了进去,紧贴着田瑶,然后用水淋湿自己。

 

 

田瑶一看小叔子身上满是灰尘的衣服和汗臭味,俏脸更是红润了,心也跳了更快。

 

 

尤其是赵狗蛋紧紧的贴着她,那股独有的男人气息,冲击的田瑶一阵心头狂跳。

 

 

“姐姐,姐姐你可真美。我在我们村都没见过比你更好的女人。”

 

 

赵狗蛋一边往自己身上浇水一边傻乎乎的说道,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田瑶被毛巾裹着的身躯。

 

 

虽然赵狗蛋是个傻子,可是被他这么一夸,田瑶心里也是很高兴。

 

 

“看你一身的臭汗,快脱了吧,嫂子帮你洗澡。”田瑶强忍着因为小叔子身上的男人味而悸动的心思,一边帮赵狗蛋脱去外衣。

 

 

顿时间,赵狗蛋健朗匀称的上身暴露了出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做菜秘籍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被主人在厨房用黄瓜调教’女生要做几次才会开始感兴趣

她哭泣着承受他:手指伸到下面很多水书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