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做菜秘籍 美食资讯 正文

啊公车挺进:攻不让小受射出来腐文

郑秀秀强忍着害羞,闻言转过身去,露出那白皙圆润的两瓣翘臀,大半的白嫩都露在外面,配合着郑秀秀的动作,一颤一颤的,像是一块光滑的果冻一下。

 

 

刘志刚上下两张嘴动了动,真想一口咬在郑秀秀的翘臀上。

 

 

肆无忌惮地欣赏过郑秀秀的“表演”后,刘志刚收回了目光,故作正经地说:“好了,看来这套衣服很合适,你去换下一套吧!”

 

 

郑秀秀点点头,脸色有些微红,她这是怎么了,光是被刘志刚看着,就已经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一股热热的东西也不由自主地顺着腿间流了出来……

 

 

她甚至想到了那天刘志刚喝醉后,压在自己身上的场景,郑秀秀咬了咬牙,将脑中想被刘志刚抱在怀里抚摸的念头甩了出去。

 

 

难道我真的变成了一个放纵的女人?郑秀秀如是想到。

 

 

这一晚,在欣赏过郑秀秀的表演之后,刘志刚做了一夜的春梦。

 

 

他先是梦到了张春华,神勇无比地将她弄得浑身酥软,然后身下的人又变成了郑秀秀,让初尝情事的少女娇吟不断,刘志刚心中升起了大大的满足感。

 

 

他醒来后,一摸被子,不禁苦笑了一声,看来是张春华走了太久,他憋得时间太长了,竟然连着做了一夜的春梦。

 

 

今天是周一,郑秀秀开学了,因此刘志刚早早地就起来做饭,郑秀秀洗漱完毕走到餐厅吃早饭,两人想着昨夜的事情,均是各怀心思。

 

 

刘志刚满脑子都是昨晚旖旎的梦境,而郑秀秀则是暗暗在心里较劲,不知道昨晚刘叔看了她穿着情趣内衣的样子会作何想法,是觉得他更漂亮一点,还是妈妈呢……

 

 

“刘叔,我上学去了!”

 

 

“唉!”

 

 

郑秀秀背起书包向门外走去,刘志刚也收拾了碗筷,背上自己的工具箱,向门外走去。

 

 

刘志刚和张春华搭伙过日子之后,就搬进了张春华的家里,自己原来的房子租出去攒钱给郑秀秀做大学储备金。

 

 

但是这些还远远不够,好在刘志刚有一把好手艺,于是捡起了工具箱,重出江湖,给人打打家具挣些钱。

 

 

现在的人都习惯去家具城买家具,自己打的实在少之又少,但刘志刚的手艺好,打出来的家具不仅和家具城卖的一样,而且价格便宜了一半,很快就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手艺人,不少人排着队想让刘志刚帮忙打一套家具。

 

 

今天他托人介绍,接了个活,给隔壁楼新搬来的人家打一几个橱柜。

 

 

材料已经选好了,就等着付钱去买,今天刘志刚上门,是为了看看橱柜安放在哪里比较合适。

 

 

他按响门铃,却迟迟没人开门,心里有点纳闷。

 

 

明明约好上午十点见面,怎么主人却不在家里?

 

 

刘志刚狂按了数十下,里头终于传来一声:“来啦!”

 

 

门唰地打开,站在刘志刚面前的,是一个光彩照人的中年美妇!

 

文学510857629.jpg

 

美妇穿着一身宽松的真丝睡裙,裸露在外的肌肤如同牛奶般白皙嫩滑。她长得十分美艳,一双大眼睛脉脉含情,小嘴红润有光泽,看的刘志刚心中一动。

 

 

她身上的衣服被打湿了,隐隐约约贴在身上,看出了内衣的轮廓,刘志刚喉头一个滚动,有些热。

 

 

美妇赶紧将刘志刚迎进门:“哎呀,您就是刘师傅吧,真是不好意思,我刚才在洗衣服呢,洗衣机的声音大了些,没有听到门铃声音。”

 

 

刘志刚心下了然,怪不得她身上都湿了。

 

 

美妇名叫王美玲,今年三十九岁,刚刚随老公一起搬到这附近来,说是一起,其实老公一直在外忙工作,鲜少回家,这家中通常只有王美玲一个人。

 

 

今天的天气很热,刘志刚进了门,王美玲就贴心地端来一杯冰水。

 

 

“刘师傅,今天天气怪热的哈,你先坐下歇歇,等会儿再看位置也不迟。”

 

 

王美玲说话语调酥酥的,应该是南方人,这种温顺的女人最能引起男人的保护欲,她现在穿的如此清凉站在刘志刚的面前,好在刘志刚自制力惊人,一般男人都抵抗不了这种中年美妇的风情。

 

 

“刘师傅,您今年多大了?”

 

 

王美玲随口问道,得知刘志刚今年已经五十多岁,立刻惊讶地张大了小嘴儿:“真没看出来,你看着可一边都不像五十多,顶多四十出头!”

 

 

刘志刚腼腆地笑了笑,随后在王美玲家里查看起管道来,看看在哪里装橱柜比较合适。

 

 

王美玲则是甜甜一笑,扭着屁股去卫生间继续洗衣服去了。

 

 

洗衣机的声音轰隆隆地传来,刘志刚则有些心不在焉地敲着墙壁,满脑子都是迷人的王美玲,以及那雪白的肌肤,摸起来手感肯定十分滑嫩。

 

 

就在刘志刚胡思乱想的时候,卫生间突然传出了一声巨响,紧接着就听见王美玲一声尖叫,扑进了刘志刚的怀里!

 

 

这下可把刘志刚给美坏了,温香软玉立刻抱了个满怀,王美玲的两团柔软也直直地压在了他的胸膛上!

 

王美玲的两条玉臂紧紧地抱着她,上身也像是黏进了他的胸膛,两团柔软按压着他的胸口,美妙的触感让刘志刚一阵舒服。

 

 

还没等他好好感受一下这美妙的感觉,王美玲又红着脸从他的身上下来了,一脸的不好意思:“对不起啊刘师傅,刚才卫生间的水管突然爆了,我吓了一跳……”

 

 

她低着头的样子既有些娇羞,但看起来更加的美艳动人,刘志刚一时间看楞了。

 

 

王美玲的身上有种南方女人的温婉与柔顺,个子娇小玲珑,但十分饱满玲珑,肌肤简直像婴儿一样白皙细嫩,这种女人很容易让人心生爱怜,尤其是刘志刚这种有些大男子主义的男人。

 

 

他点点头,表示理解:“是啊,我刚才也听到了很大的声音,我帮你看一下吧?这么漏下去可不是办法,容易把楼下住户也淹了。”

 

 

王美玲美眸中满是感激:“那就太好了刘师傅,麻烦您帮我看看吧。”

 

 

刘志刚到卫生间一看,地面已经淌满了水,水管还在不断地冒水,好在王美玲刚才洗衣服将出水口打开了,否则现在肯定没的满屋子都是了。

 

 

刘志刚蹲下身查看,顺便挽起了裤脚,身上被浸湿也顾不上管了。

 

 

王美玲看着他修炼水管,语气有些感慨:“还好有你在刘师傅,这家里每个男人就是不行,我一个女人家,这些活都做不来。”

 

 

刘志刚随口问道:“你老公呢?”

 

 

王美玲的脸上浮现一抹苦笑:“我老公是个事业型很重的人,他经常在外出差,有时候一月都回不上一次家,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刘志刚闻言,心里暗道,那王美玲岂不是个守活寡的美妇?这让他心里痒痒的。

 

 

他三下五除二修好了水管,累的满头大汗,还好王美玲贴心,端来了一杯冰水,刘志刚一饮而尽,咕咚咕咚的水声顺着喉咙咽下,麦色的健康肌肤散发着属于男人的雄性荷尔蒙。

 

 

王美玲有些微楞,刘志刚的身材是真的好,不输现在的小年轻。她不由自主地向着刘志刚的下身瞄了一眼,发现他那儿的资本也不输年轻人,甚至更甚……

 

 

她脸色微红,不好意思地挪开了目光。

 

 

王美玲有个难以启齿的秘密,那就是她已经好久没和老公进行过夫妻生活了,有时候她甚至在想,老公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女人。

 

 

人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王美玲现在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平时走在街上看见身强力壮的男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晚上空虚之时也会想着男人的抚慰自我安慰一番。

 

 

她外表看着保守温柔,其实内心是渴望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情事,对象是不是老公并无所谓。

 

 

而眼前的刘志刚,简直就是她所幻想的完美男人,身材完美,充满了成熟男人的魅力,而且,下面的资本……

 

 

王美玲看着他裸露在外的强壮手臂,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刘志刚要走,王美玲连忙道:“刘师傅,你看你身上衣服都湿了,怪不好意思的,你脱下来我帮你洗洗吧。”

 

 

刘志刚楞了一下,推辞道:“不用了,美玲妹子,现在天热一会儿就干了。”

 

 

王美玲却很坚持:“那可不行,您是因为帮我忙才弄脏衣服的,我家里还有老公之前留下的衣服,都是新的没穿过的,我帮你找一件换上。”

 

 

面对王美玲的坚持,刘志刚也不好推辞,只好答应下来。

 

 

他有意在王美玲面前炫耀自己的资本,直接当着她的面脱下了T恤,露出精壮的身材来。

 

 

他的肌肉鼓鼓的,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五十多岁的身材,身上的汗毛已经有些变白,但一点不减他的男性魅力。

 

 

刘志刚年轻时,那也是迷倒十里八村的美男子,不然也会勾上了郑秀秀的母亲张春华,那也是得有些资本的。

 

 

更何况刘志刚的身体特别好,结婚之后虽然收敛许多,可也经常把老婆爱得死去活来。

 

 

老婆死后,刘志刚一直憋了这么长时间才找到张春华,可见他心底压抑的有多么深重。

 

 

此刻看着美貌柔顺的王美玲,刘志刚也有些蠢蠢欲动。

 

 

王美玲还穿着初见面那一身睡裙,水管爆裂让她身上的衣服几乎湿透了,此刻可以清楚地看见她内衣的轮廓,饱满傲然高高挺立,刘志刚心头一紧,王美玲竟然没穿胸衣,只穿着一件黑色的小内内!

 

 

这可是让他大饱眼福,尤其是看见王美玲胸前那两个凸起,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

 

 

王美玲也感受到了他眼神变得火热起来,变得有些不好意思,美眸闪了一闪,恋恋不舍地从刘志刚健壮的上身移开目光。

 

 

如果可以,她多么希望现在就被刘志刚抱在怀里,然后被他狠狠地占有!想到那香艳的画面,王美玲悄悄地摩擦了一下,一股热热的东西流了出来……

 

 

“我的衣服就麻烦你了美玲妹子,我要去挑建材了,后天就能正式打橱柜了!”

 

 

“那就麻烦你了,刘师傅!”

 

 

王美玲将刘志刚的衣服扔进橱柜,去卧室里拿了一件全新的T恤递给刘志刚:“刘师傅,你衣服先放我这里吧,后天我洗干净了,你直接拿回去。”

 

 

刘志刚谢道:“那好,谢谢你了。”

 

 

他换好衣服告辞,刘志刚走后,王美玲走到洗衣机前,拿出刘志刚的衣服,放在鼻尖闻了闻。

 

 

一种汗水混合着男人体味的味道冲进她的鼻尖,充满了男性魅力和狂野的气息,王美玲闻着闻着,身子酥软,热流越涌越多。

 

 

她的小手缓缓下滑,身上的睡衣也被撩起来,小脸上的表情变得迷离又销魂。

 

 

“嗯啊……”

 

 

下身早已一片泥泞,王美玲幻想着刘志刚,幻想他给她带来无上的快乐,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

 

 

只见王美玲已经不知不觉躺在了地板身上,可她丝毫不觉得凉,脸上的表情似是痛苦,又像是欢愉。

 

不知过了多久,王美玲颤抖着身子,达到了顶点,随后心里涌上了一股失落感。

 

 

自己抚慰和真人到底感觉不同,她幻想着,若是能真正的被刘志刚拥抱……想到这儿,她双腿一夹,身子又变得热了起来。

 

 

……

 

 

郑秀秀一整天上课都有些心不在焉,她无聊地转着笔,百无聊赖地听老师讲课。

 

 

殊不知就是这简单的动作,也有人在偷偷注视着她。

 

 

郑秀秀是学校里公认的长腿校花,不知道有多少小男生喜欢她,几乎每天都会收到来自男生的表白,可郑秀秀一个都看不上。

 

 

她喜欢比较成熟的男人,像刘志刚那样有男人味的最好,再不济,也是要像她的班主任,何逸风那样。

 

 

何逸风今年三十九岁,带他们高三一班已经两年了,今年是最后一年。

 

 

他外表是典型的教书匠,带着一副眼镜,但长相比较周正,个子也高,因此很受年轻女学生的欢迎。

 

 

何逸风早就结婚了,她老婆是隔壁初中的教务主任,十分凶悍的母老虎一只,高三一班的每个人都见识过张凤仙的厉害,能指着何逸风的鼻子当着全校师生的面骂他个狗血淋头,而且只是因为一些小事。

 

 

这样的男人在郑秀秀的眼里是有点窝囊的,她从前一直看不上这个脾气温和的老好人班主任。

 

 

直到有一次郑秀秀去办公室送作业的时候,那天她因为值日所以送的比平时都晚了一些,学生们都放学了,她不确定何逸风是不是还在办公室,于是就试着去碰碰运气。

 

 

这一去可不了的,何逸风的办公室里传来了一阵靡靡之音,郑秀秀轻轻推开门一开,原来是何逸风正在和同班的赵晓玲光着身子打架!

 

 

她当即震惊地捂住嘴巴,由于郑秀秀当时正处在刘志刚和张春华带给她的冲击中,对情欲的感觉懵懵懂懂,愣是看完了整场。

 

 

令她没想到的是,看起来徒有其表的何逸风,在床事上竟然这么猛,将班花赵晓玲弄得嗓子都哑了,连连求饶,甚至比的上刘志刚。

 

 

郑秀秀从来对这种成熟男人没有抵抗力,发现何逸风原来这么刚猛后,对他产生了一点不同寻常的小心思。

 

 

老师和学生偷情可是大新闻,如果被爆出来,何逸风不仅会丢了工作,恐怕家里的母老虎也会要了他半条命。

 

 

郑秀秀转着笔,脸上带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该怎么逗逗“老好人”何老师呢?

 

 

最近学业比较忙,刘志刚忙着干活,俩人同住一个屋檐下,确实见不到几面,因此郑秀秀还真有些怪无聊的。

 

 

何逸风讲完课,推了推眼镜,放下了手中的教案,温和地说:“同学们,下课后的二十分钟课间,学校要举办一场防火演习,等下警铃响起的时候,大家听我的指挥,依次从楼梯上排队下楼,不要慌乱,以免发生踩踏事故。”

 

 

他刚一说完,底下就响起了哀嚎声:“不是吧,我们的课间啊,学校也太可恶了!”

 

 

“还我们课间!”

 

 

一个长相有几分清秀,脸上化着淡妆的女孩子懒懒地伸出了玉臂:“老师,如果我不小心被别人推搡的话,老师会保护我的吧?”

 

 

说话的正是赵晓玲,和何逸风有着不清不楚关系的女学生!

 

 

郑秀秀向来不喜欢赵晓玲,因为这个女生处处和她作对,甚至会向其他人散布一些对她不好的谣言,这让郑秀秀很反感。

 

 

赵晓玲说完这话,学生们哄然大笑,何逸风则是无奈地推了推眼镜:“当然。”

 

 

只有知道内情的郑秀秀看穿了一切,这两人简直实在课堂上公然调情!

 

 

郑秀秀被誉为学校的长腿校花,自然会引起其他女孩子的嫉妒,赵晓玲就是其中之一,因为她,郑秀秀在班级里的日子并不好过,甚至隐隐被其他女生所排斥孤立。

 

 

她心里憋着一口气,赵晓玲不是喜欢何逸风吗?那正好,她就把何逸风抢过来,到时候有她哭的!

 

 

看着赵晓玲脸上甜蜜的笑容,郑秀秀越看越不舒服。

 

 

下课铃响起,何逸风指挥着学生们在走廊里站成一排,赵晓玲趾高气昂地走过来,身后还站着几个同样看郑秀秀不顺眼的女生。

 

 

“郑秀秀,等下可小心些,要是被人推到了,踩到你这如花似玉的脸蛋就不好了啊。”

 

 

“就是哈哈哈,被踩成猪头可怎么办?”

 

 

郑秀秀并不理会这几个女生,跟在同桌的身后走到了走廊上。

 

 

她个子高,因此站在女生的最末,男生的第一排,她的身后就是班级里有名的猥琐男,林立。

 

 

一开始郑秀秀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后来她发现,她的裙子底下似乎在冒着凉风。

 

 

郑秀秀低头一看,林立竟然拿着手机在偷拍她的裙底,她又羞又恼,一脚踩在了林立的鞋面上!

 

 

林立痛呼一声,立刻引来了何逸风的注意。

 

 

“怎么了?”

 

 

郑秀秀平静地回答:“没事老师,林立他犯癫痫了!”

 

 

林立眼睛含着泪,是敢怒不敢言,毕竟是他有错在先。

 

 

“哦,注意一点,马上要到我们下楼了!”

 

 

何逸风一声令下,学生们在他的指挥下,井然有序地走在向着楼梯走下去,何逸风就站在队中间,郑秀秀的身旁,维持着队伍的秩序。

 

 

“啊!”

 

 

突然,前面有个女生跌道在地,一下引发了大混乱,接连几个人倒地,学生们也慌了神儿,纷纷抢着下楼梯。

 

 

老师们见状大声喊道:“同学们不要慌,不要发生踩踏事故啊!”

 

 

奈何学生们像是疯了一样拼命向下涌,都以为出了什么事情,郑秀秀一个不稳,被人挤到了何逸风的怀里。

 

 

何逸风的怀抱和他的人一样,有种如沐春风的好闻气息。

 

 

郑秀秀楞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抬头看向何逸风,发现他的眼神有些发直,这才发现自己的校服衬衫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扯坏了,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胸口,和发育良好的胸脯。

 

 

何逸风反应的最快,当下脱下自己的外套,裹住了郑秀秀的身体,面色却有些发红。

 

郑秀秀脸色红的像颗小番茄,羞耻地想,何逸风刚刚是不是全看见了,那么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郑秀秀对自己的身材一向很自信,她可比赵晓玲那个干瘪货发育得完美多了,前凸后翘,应有尽有。

 

 

不知道为什么,何逸风那明显怔愣的目光,让她的心中生出一种满足感。

 

 

“老师……”

 

 

郑秀秀语气变得可怜兮兮,害羞地看着何逸风,何逸风清咳一声,大手搂住了她的肩膀:“咳咳,老师护着你走,等下你去老师宿舍换件衣服,没关系的。”

 

 

郑秀秀点点头,小鸟依人地靠在何逸风的怀里。

 

 

她脸上偷笑,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快,她一定得好好把握这个机会,让何逸风拜倒在自己的身下,给赵晓玲一个狠狠的教训!

 

 

她靠在何逸风的胸膛里,故意露出了一大块衣服,何逸风只要一低头,就能看个仔细。

 

 

演习结束,但因为刚才的混乱,还是有几个学生受到了擦伤,还有几个不小心被推倒在地,发生了踩踏,好在并没有学生有生命危险。

 

 

最惨的是赵晓玲,她被人推搡在地,脸肿成了猪头。

 

 

赵晓玲原本想找何逸风诉苦,却看见郑秀秀穿着何逸风的外套,俩人就差抱在一起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老师!”

 

 

她大喊一声,快步走到两人面前,质问道:“老师,你怎么和她在一块儿?!”

 

 

郑秀秀见她满脸的淤青,噗嗤一声笑了出声。

 

 

“老师,她可是被男人玩烂的公交车,烂货,你跟她站在一起会被别人骂的!”

 

 

郑秀秀神色严肃起来,语气尖锐道:“赵晓玲,话可不能乱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莫非都是你凭空想象出来的?”

 

 

“还有,你和何老师是什么样的关系,凭什么管着他和我啊!”

 

 

她意有所指,赵晓玲因为做贼心虚,立刻不说话了。

 

 

郑秀秀不甘示弱地回怼过去,何逸风见赵晓玲话说的这么难听,眉头也皱起来:“好了好了,大家都是同学,你话不要说的这么难听!秀秀刚才受了擦伤,我带她去医务室,你赶紧回队列里坐着!”

 

 

赵晓玲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是目瞪口呆,她可是一脸的伤,何逸风就这么不管她了?!

 

 

何逸风带着郑秀秀去了自己的学校寝室,因为高三带班忙,因此何逸风大多数时间,是住在学校里的。

 

 

何逸风在柜子里找出了一件崭新的校服,递给了郑秀秀。

 

 

“这是全新的,你先换上吧。”

 

 

郑秀秀拿着衣服,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何逸风的宿舍实在太干净了,一张床,一张桌子,根本每个隔间,她在哪儿换衣服啊?

 

 

“老师,我……”

 

 

何逸风也看出了她的为难,立刻善解人意地说:“我转过去,你换吧,老师不会偷看,秀秀,你对老师还不放心吗?”

 

 

他的语气有点像诱哄,郑秀秀心里一下子明白了。

 

 

她半是扭捏,半是顺从地答应了,故意道:“那好吧,老师你可一定不能偷看哦!”

 

 

何逸风低头应好,转过了身。

 

 

郑秀秀先是脱下了外套,她故意拖得很慢,一方面是因为真的害羞,另一方面是想看看何逸风的反应。

 

 

当她脱掉外面的T恤,只剩下里面的吊带时,何逸风的背影抖了一抖。

 

 

郑秀秀不知道,其实他的手里正捏着一面小镜子,可以将她现在的动作看的清清楚楚。

 

 

她脱下了外面的T恤,露出贴身的吊带,少女发育良好的身材一览无余,肌肤饱满水嫩,散发着健康的光泽。

 

 

何逸风天天在家面对张凤仙这个人老珠黄的母老虎,对这种鲜嫩的少女是完全没有抵抗力的。

 

 

更何况郑秀秀还是这么漂亮,赵晓玲和郑秀秀比起来,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可能是因为热,郑秀秀甚至脱下了校服裤子,换上了何逸风给她的水手裙。

 

 

那修长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仿佛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没有丝毫多余的赘肉,笔直修长,让人看着就想抚摸一把。

 

 

郑秀秀弯身去捡地上的裙子,白皙圆润的美股挺翘饱满,看的何逸风的小兄弟立刻抬头,他恨不得冲过去狠狠捏揉那两团饱满。

 

 

少女的气质介于一种天真与妩媚之间,让何逸风这种上了岁数的老男人最是把持不住。

 

 

哪个男人不喜欢十八岁的鲜嫩少女呢?别看何逸风为人师表,可他也不例外。

 

 

何逸风原本以为这场眼福到这里就结束了,没想到郑秀秀却突然开始解自己的胸衣带子,雪白顿时跳了出来,让他看直了眼睛!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做菜秘籍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早上巨大还在体内深埋_适合男生看的虐心小说

强行破了小公主~最粗的师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