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做菜秘籍 美食资讯 正文

把娘俩并排’快穿攻略调教play

江林坐在水缸的旁边,用葫芦乘了水往胸口的位置泼着。

 

后面的伤口他是实在够不到,也看不到,反而稍微动作大一点,整个后背就被拉扯的疼痛难忍,弄的江林咬牙切齿的。

 

该死!这等会怎么上药!

 

江林刚刚和舒莉莉才吵过架,他现在可不想自寻苦恼去麻烦舒莉莉。不然不知道舒莉莉的心情怎么样,一下子自己的哪句话又惹得舒莉莉不高兴了,两个人还得接着吵。

 

江林是最怕吵架的人,这个世界上面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好好说的?

 

当然对刘王八那样的人就不用好好说了,直接动手就可以了!

 

“江林,我进来一下。”

 

就在江林坐在水缸边胡思乱想的时候,舒莉莉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

 

农村的家里面设施简单,没有洗手间那么复杂的东西,有一个大大的后院,江林和王伟达平时想要洗澡都在这个院子里面,只有舒莉莉每次洗澡的时候才会端着大盆去屋子里面洗,就当做避嫌了,当然,也是怕别人偷看。

 

从客厅到后院门也没有安,就是简单的挂了一块布当做帘子,隔绝了两个地方。

 

江林听到舒莉莉的声音,本能的想要拒绝舒莉莉,但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舒莉莉已经掀开走了进来。

 

舒莉莉不是没有见过江林的身子,只是距离借种已经过去差不多两个月了,两个人之间是从来就闭口不提这回事,要不是王伟达的事情,恐怕江林压根就不愿意搭理她的故意冷漠。

 

现在突然一下看见只穿着内裤的江林露出了精壮的胸膛,一下子脸变得通红通红的。

 

“我怕你不方便,我来帮你洗,顺便等会上上药。”

 

果然,一会没见,舒莉莉手里面正拿着前不久上山摘的草药,这种草药是他们家后面的山上独有的,专门治伤口问题的,很有效果。

 

其实舒莉莉知道自己刚刚脾气一时间上来没控制的住,自己心里面也很愧疚,还有刚刚江林说的话让舒莉莉清醒了很多,江林已经是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男人了,但是只有自己把他一直当成孩子一样,非得想要保护江林,但是换成江林保护她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江林还是真的不方便,刚刚还在琢磨着怎么处理后辈上面的伤口。

 

但是毕竟刚刚和舒莉莉吵了一架,现在面对舒莉莉的主动,江林也不好说什么,只是低着头不开腔。

 

反而是舒莉莉看见江林的样子,心里面立刻就有了数。

 

感情江林在和她闹脾气了。

 

舒莉莉是又好气又好笑。

 

刚刚还想着江林已经长大了,应该把江林当成一个大人来对待了,但是现在看来他怎么又跟个孩子似的在等着自己去哄。

 

舒莉莉慢慢的走到江林的身后,那道伤口还是看起来触目惊心的,因为血液已经全部凝固了,都化成了血痂凝结成了一块一块的。

 

“如果疼你就忍着一点,我现在用盐水帮你先把伤口洗一洗,免得那剪刀上面有脏东西。”

 

舒莉莉从旁边端出了一个小盆,盆里面全是轻轻浅浅的盐水。

 

文学510857649.jpg

她们乡下一直是这样,医疗全部不发达,如果遇见伤口这样的问题,都用盐水先清洗干净。

 

“嘶…”

 

当盐水碰到江林伤口的时候,痛的江林发出了一声低吼。

 

其实刚才被剪刀插进背里面的时候,江林也没感觉到多大的痛,但是现在是真真切切的痛的很。

 

“忍着一点。”

 

也许是江林的声音太痛苦了,舒莉莉忍不住发出声音安慰着。

 

好不容易等伤口清洗干净了,江林感觉自己似乎半条命都没有了,他能感受的到身后的舒莉莉正在用草药不听的按压着伤口,清凉的感觉,让自己很舒服。

 

“莉莉,以后你别和我闹脾气了。”

 

江林已经彻底的改口,刚才他就说了,以后他都不想喊嫂嫂了,他就要喊她舒莉莉,舒莉莉听到江林直呼自己的名字,只是稍微的脸红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

 

“你长大了,能照顾家里了,以后我都听你的。”

 

舒莉莉顺着江林的话开口说道。

 

她愿意以后都听江林的,以前是因为完全把江林当个孩子,可是他已经长大了,只是自己后知后觉,从借种的时候就应该感觉出来啊。

 

舒莉莉的话让江林一下子就忘记了背上面的痛,兴奋的笑了起来。

 

一使力,就把身后的舒莉莉拽进了自己的怀里。

 

“哎呀,你干嘛啊。”

 

舒莉莉发出一声妩媚的轻叫声。

 

江林的毛手毛脚让她又不好意思,又觉得羞涩。

 

江林刚才冲不到自己的后背,只能一直用冷水冲着自己的胸膛,现在把舒莉莉拉进自己的怀里,舒莉莉本来就单薄的衣服已经全部被江林身上的水打湿了。

 

透过舒莉莉的衣服,江林能够清楚的看见薄薄的衣服下面舒莉莉穿了粉色的内衣,包裹住两团丰满的盈润,江林之前摸过,所以知道这两团软肉到有多大,至少他一个手是掌握不过来的。

 

虽然胸部很丰满,但是偏偏舒莉莉的腰肢却很纤细,真的生的好不如生的妙。

 

随着舒莉莉在江林的怀里面不停的扭动,胸口的丰满也是来回的晃动着,好像下一秒就想要冲出胸罩的包裹弹出来一样。

 

江林看的是目不转睛。

 

“你在看什么!”

 

舒莉莉的心里面是又气又羞。

 

刚才才躲过刘王八的非礼,现在倒好,在家里江林倒是动上手了,这些个男人就是窥视着自己的身体。

 

其实她完全不知道就算借种之后,江林还是无数次的偷偷摸摸趁着舒莉莉躲在房间洗澡的时候偷看,那粉嫩的樱桃和幽幽的胜森林都是江林晚上自我安慰时候用来意淫的对象。

 

“莉莉,你就让我摸摸吧。”

 

江林的语气里面不自觉地带上了一点恳求。

 

那时候王伟达还在家里面,舒莉莉就算问自己借种了,但是事后完全像是不认识自己一样的冷漠,江林也能理解舒莉莉,总归是要避嫌的,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家里面只有舒莉莉和江林,江林以后就是要承担起一个家的,舒莉莉也知道自己迟早都是要和江林鬼混到一起去的。

 

“那你轻点。”

 

一边说着,舒莉莉也就半推半迎的靠近了江林的怀里。

 

江林一番动手动脚的让舒莉莉满脸通红,忍不住轻轻的哼了起来。

 

江林的手更不老实了,摸完了上边就顺进衣服里面摸,摸的舒莉莉受不了了就往下面摸,但是就在江林想要亮剑上阵的时候却不行了。

 

背后的伤口痛的他提不了枪。

 

舒莉莉也吓的一下子清醒过来了,赶紧的帮着江林看伤口。

 

两个人之间只能到此为止。
 

虽然白天两个人没能办成事,但是晚上的时候在江林的一再要求之下,就换成了舒莉莉主动的帮助江林做了回。

 

江林乐的心里面直开花,舒莉莉现在是彻底的人和心都是他的了,他再也不用顾虑什么了,不像之前,他就是舒莉莉心里面借种的一个人选罢了。说的难听一点,就是个借种工具。

 

等江林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舒莉莉已经体贴的把江林的早饭全部都做好了,端端正正的摆在了桌子上面,江林像个一家之主的模样吃完了饭就提起了昨天用来招呼刘王八的铁铲。

 

男人就该有个男人的模样,媳妇在家里面给你全部安排好了,你就要出去工作养家糊口。

 

虽然江林暂时还没办法给舒莉莉一个名分,但是也是迟早的事情,两个人就先这么过着。

 

江林心情实在是好,哼着小歌,扛着铁铲就出门了。

 

背上面的伤已经在草药的帮助下恢复的差不多了,干点活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只是江林还是在舒莉莉的一再要求下决定少干点,早点回来休息。

 

就在江林快要走到自家田地里面的时候,突然正前方冲过来三个男人。

 

每一个都凶神恶煞,来者不善的模样。

 

带头的正是昨天被江林打的落荒而逃的刘王八!

 

“呵呵,臭小子,我在这里可是等了你好久了!”

 

刘王八一脸狰狞的笑看着江林,他可是一大早就在这里等着了,还生怕江林因为受伤今天就不出来了,所幸还好,居然还是让他捉到江林乐。

 

昨天被江林打的那么狼狈的样子,他是把账全部都记在了江林的头上面,此仇不报非君子,不对不对,他刘王八压根就不想要做什么君子,反正这仇得报!

 

刘王八身后的两个男人也都是和刘王八一样,一脸猥琐的看着江林。

 

这两个人江林也认识,都是隔壁村子里面的人,在村子里面和刘王八一路货色,都是天天偷鸡摸狗,不务正业的。

 

人以群分,这样的人也就只能和这样的人成天闹在一起。

 

看来刘王八今天是铁了心的要找江林报仇了,连帮手都找到了。

 

慌?

 

慌个屁!

 

江林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压根就不知道慌这个字怎么写。

 

拿起手上的铁铲就对准了眼前的三个人。

 

刘王八显然是还记着昨天的自己吃了江林铁铲的亏,看到江林又把铁铲竖了起来,不由的往后面退了几步,但是一想到自己人多,也就挺直了胸部冲着江林。

 

“呵呵,还真的是忘了,你没事出门还带个工具啥的,不过今天也没用,哥几个一样教你做人。”

 

刘王八一脸阴险的看着江林,他就不相信了,就一个铁铲,这小兔崽子还是一对三。

 

“你别和我说那么多,有本事你就来。”

 

江林一只手拿着铁铲,一只手冲着刘王八勾了勾手指。

 

这坏东西就知道嘴巴厉害,有本事这三个人他带头上啊!搞半天还是怕死!

 

“死到临头你还嘴硬?江林,等会你就知道什么是厉害,老子要让你趴在地上喊爷爷!”

 

刘王八已经气的咬牙切齿的了。

 

本来想着江林要是服软,三个人也就揍他一顿解解气就行了,没想到这小子骨头这么硬,那他就肯定要给江林一点教训,不然都不知道谁才是爷爷辈的。

 

“你说什么?你要喊我爷爷?可以啊!我愿意认你这个孙子!”

 

耍嘴皮子?他江林怕过谁?就装着听不懂的样子反问刘王八,气的刘王八直跺脚。

 

江林得意洋洋的看着刘王八。

 

“兄弟们,别和这个小兔崽子啰嗦了,给我上,揍他一顿就知道谁是爷爷了!”

 

刘王八冲着后面两个所谓的兄弟挥了挥手。

 

他可是专门去隔壁村找的这两个平时和自己关系好的兄弟伙,还许诺了要打了江林之后,就去偷江林家里的猪送给这两个人,他们才同意和自己一起来的。

 

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让江林好看。

 

马上刘王八身后的两个人就冲了上来,还有刘王八,三个人把江林团团的围在中间。

 

打架这种事情最怕的就是害怕,偏偏江林就完全不知道。

 

能让他害怕的那肯定只有舒莉莉了。

 

江林拿稳了手里的铁铲,冲着自己的对面的刘王八就是狠狠的一铲子准备打下去。

 

但是刘王八平时偷鸡摸狗弄惯了,身手也算敏捷,江林的铲子只是劈在了他的左胳膊上面,痛的刘王八发出一声惨叫,他的那只胳膊最起码已经骨折了。

 

但是江林身后还有两个人,一起狠狠的两脚跺在了江林的背上。

 

“我曹!”

 

江林恶狠狠的低吼了一声。

 

昨天的伤口肯定已经被这两个人跺裂开了,江林能感觉的到背上面有温热的血正往外冒着,痛的江林差一点点手里的铁铲都握不紧。

 

江林强忍着痛,趁着刘王八和那两个人没反应过来,又是一个铁铲向后面猛地挥了过去。

 

“啊啊啊啊!老子的腿!”

 

后面两个人中的一个被江林的铁铲狠狠的拍击到了,像杀猪一样痛叫起来,倒在了地上。

 

他是没想到江林这个小子年纪不大,下手居然这么快准狠。

 

江林已经快要痛的腰都直立不起来了,但是还是用着最后的一点劲,再一次提起了铲子,这三个人让他们一起去见鬼。

 

但是已经体力不支的江林就算再强悍,怎么可能是三个人的对手。

 

刘王八用还能动的右手紧紧的抓着江林,还有腿受伤的男人一点一点的爬过来用手禁锢住江林的腿,最后一个人立马夺走了江林手里面的铁铲,然后用铁铲对着江林,就想要一个铁铲下去送江林去见阎王。
 

江林已经闭上了眼睛,心里面只恨自己还不够强大,既然打不过别个三个人,那只能闭上眼睛等死。

 

但是已经都能感觉到铁铲在空气中划过产生的风,但是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有落下来。

 

江林马上睁开了眼睛。

 

村长!

 

就在刚才的那一瞬间,说时迟那时快,村长一个健步一大脚就踢开了男人手里的正朝着江林挥动的铁铲。

 

因为看到村长,江林的眼睛里面突然亮了起来。

 

整个村子里面如果说一定还有正义的人存在,那一定就是村长了。

 

村长长了一个五大三粗的身体,就站在那里都能让人感受的道压迫感,这就是当过兵的军人特征,每天早上都能看到村长在村子里面锻炼,锻炼完再去下田。

 

村里面不管什么事情,村长都能做的了主,从来不会偏袒谁,自己家里的人也是一样一视同仁,整个村子里面都敬重村长敬重的不得了,就连村子里面最擅长说人闲话的七大姑八大姨提到村长这个人也只会是赞不绝口。

 

之前舒莉莉和王伟达父母的事情在村子里面闹得是天翻地覆的,谁都知道舒莉莉家里边被王伟达的父母洗劫一空,一分钱也不留给舒莉莉和江林,村长还特意跑到他们家里面来安慰了一下舒莉莉和江林,一个劲的责怪自己,是因为自己没到场,所以才让王伟达父母得逞的,不管舒莉莉和江林怎么拒绝,还是塞了几百块钱给她们。

 

要知道村长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平时和江林舒莉莉家里一样,都是靠着田地生活,几百块钱估计已经是全家全部的积蓄了。

 

总而言之,村长是一个很正义的人。

 

“你们在做什么?”

 

村长站在原地看着刘王八。

 

他刚才正好路过,准备去田里干活。因为锻炼,他总是比别人晚走一点。

 

没想到远远的就看见三个人围着地上的一个人准备打,向来正义惯了的村长那就看不惯了,乡下人打架是长有的事情,就当做是年轻人们在一起闹一闹了,但是三个人欺负一个人算是怎么回事,而且其中一个手里面还拿着务农用的铁铲,这一铲子下去就是一条人命啊!

 

等村长救下人才发现躺在地上的就是舒莉莉家里面的可怜的江林,而他面前的三个人正是村子里面的无赖刘王八。

 

“村长,这是我们的私事,你也要管?”

 

刘王八怕村长是怕的不行,等他看清楚眼前的人是村长的时候,不由的慌了一下脚步。

 

捂住自己的胳膊嘴硬的回着村长。

 

今天这里这么多自己的兄弟伙,这要是认怂了,那以后他也别想混了,这得多丢人啊,而且刘王八也气不过,自己昨天被打也就算了,今天一条胳膊都给江林拍骨折了,还能就这么放他走?

 

反正今天他们三个人,平时村长教训他一个人还行,还能骑到三个人的头上来了?

 

“私事?你的私事除了偷鸡摸狗的,现在还多了一条欺负弱小?”

 

村长是搭理都懒得搭理刘王八这种人,在村子里面胡作非为,他不知道出手教训过多少回刘王八,但是完全没有用。第二天一样能够看得到厚颜无耻的刘王八继续在村子里面晃悠。

 

也想过把刘王八赶出村去,但是他又是哭又是闹的跑回来说自己没地方住,村子里面人再这样对他,他就要去市里面报警什么的。

 

“村长,话不能这么说,虽然江林年纪小,但是心可不小,看看我这个胳膊被他打得!你说我咽的下这口气吗?”

 

刘王八一直举着自己的已经骨折的胳膊凑到村长面前的,但是村长一点面子也不给他,看都不看的蹲了下来,扶起了躺在地上已经很虚弱的江林。

 

“你们三个人欺负他一个,别说是胳膊废了,换成我,你全身都别想要了。”

 

村长倒是没觉得江林做错了什么,三个人打他一个,他年纪又这么小,不还手难道活活被三个人打死?

 

“村长!你今天是不是铁了心的要帮这个小兔崽子?”

 

刘王八气的说话都有一点点结巴了。

 

本来想教训一下江林,这个爱管闲事的村长又偏偏要跑出来。

 

“是有怎么样?”

 

村长反问刘王八,他还就不信刘王八能翻天,还敢对着他动手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做菜秘籍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死小东西这么紧 美味儿老旺秦芸雨104

他掀开裙子把头埋下去*宝贝我要吃你的小豆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