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做菜秘籍 食材大全 正文

h厨房play喝奶_丰满肉唇浪妇

     

卡缪拉民众偏爱外国品牌,已有一段相当长的历史,早在被帝国奴役期间就有此倾向,至今已超半个世纪。

        

而卡缪拉民众这种难以根除的媚外倾向,体现的,其实是卡缪拉民众内心一直深深隐藏的自卑。

        

那既是帝国长达数十年的压迫、奴役留下的痛苦屈辱印记,又是曾愚昧、落后过的深刻印记。

        

在人类移民第二小行星带之初,有丰富高能氢资源的墨神星附近星域,才被帝国允许发展高科技。

        

而夜谷星和临近的小行星带则只被允许生产廉价的各种原材料。

        

因此,卡缪拉共和国一开始的科技水平,连之前同样被奴役的紫枫共和国和海瑟联邦,都远远不如。

        

卡缪拉人一直在边远荒芜、环境残酷的第二小行星带附近,干着最苦、最累、最脏、最危险的活,一度凭顽强的意志供应着整个星系超40%的各种原材料,有力地支撑了整个星系的繁荣与发展,却只拿着温饱尚且难以满足的最低工资,还要饱受各种压迫和欺凌。

        

他们生产出的各种原材料被各外地公司低价收购后,就被制成技术先进、价格昂贵的各种必需产品,又被高价贩卖回他们自己手中。

        

当时,第二小行星带既是蓝日星系最大的原料供应地,又是蓝日星系最大的商品市场之一。

        

可第二小行星带附近的居民,却是当时星系里最穷困潦倒的一批人,最被其他地方的人瞧不起。

        

原材料变商品后的利润大多被拥有高精尖技术的外地公司攫取。

        

而当时的卡缪拉人怎么都想不明白,怎么自己拼了老命挖出的各种原材料,仅仅是被外地人一加工,就变成了自己得高价买回的、乃至是买不起的商品。

        

他们牺牲了尊严和生命在内的一切换得的工钱,竟连能不能让自己和家人活下去,都很成问题。

        

因此,一战还没结束,卡缪拉政府就提出“科技兴邦”的口号,准备举全国之力普及教育、发展现代科学技术。

        

也因此,卡缪拉民众早前自然更喜欢彼时技术更先进的外国产品。

        

甚至,哪怕到卡缪拉如今科技水平世界第一的今天,也有部分卡缪拉人偏执地继续认为,外国产品才质量更好,能让他们更有面子。

        

诺露达的鞋,鞋底又厚又大、非常丑,却在卡缪拉共和国非常火爆,有多个限定款曾被炒出一双几十万的天价,貌似就是最好的证明。

        

但是,实际上,诺露达的鞋还真不能被当成最好的证明。

        

诺露达的鞋不同于别的鞋,功能很多且确实高级,有反重力或磁悬浮等多种高级功能,又是同类鞋里体积最小的,非常有竞争力。

        

加上它特意照顾青少年个性张扬的特点,给鞋子附加了旋风、雷电等光影特效。

        

可以说,穿上它,你就是整条街上最靓的仔。

        

以上特点加起来,再加上它外国名牌的身份,才让诺露达的鞋最受卡缪拉青少年钟爱,在同档次的鞋里几乎无敌。

        

而这又偏偏是非常不正常的。

        

无论怎么说,卡缪拉共和国作为整个星系目前科技最发达的国家,本土的鞋厂都不该造不出类似的。

        

实际上,普通的鞋,整个星系超80%现都产自卡缪拉,物美价廉。

        

唯有诺露达那种特殊的多功能鞋,卡缪拉一直造不出。

        

诺露达鞋那又厚又大的鞋底,其实是用来安装一种体积很大的特殊芯片——高维芯片。

        

高维芯片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硅制芯片,真正是仿人脑、仿神经元网络结构设计的,由太阳合金打造,却不是用来分析计算,而是用来模拟精神力运行,以储存和释放龙技。

        

诺露达鞋的那些反重力、磁悬浮等主要功能,不是用传统手段,即安装微型反重力或磁悬浮设备、制造反重力场或磁力场来实现,却是用高维芯片直接释放反重力或磁悬浮的龙技,以此来实现。

        

如此,诺露达鞋虽功率不如专业的强,但省去磁力或引力发生器、电池等设备,体积远小于专业的反重力靴或磁悬浮靴,价格也相对亲民,一直引领星系潮流。

        

至于全星系科技最发达的卡缪拉共和国为何造不出高维芯片,又是因为一个叫汉见尘的云梦人。

        

一战后,决心走“科技兴邦”的道路后,卡缪拉共和国的科技水平其实很快就追过了紫枫,乃至追过帝国,问鼎世界第一,亦是最先开始进行高维芯片开发立项的国家。

        

卡缪拉不是紫枫和帝国,没高能氢,也就没别的选择,若想不被奴役、压迫,若想不落后、挨打,若想继续保持独立和自由,就唯有在“科技兴邦”的唯一活路上拼命追赶,乃至是报定一种“牺牲生命也要为同胞、后人和祖国铺平道路”的高尚觉悟和伟大决心。

        

这点,可以说,当时所有卡缪拉的科研工作者都心知肚明,并大多身体力行。

        

加上紫枫独立后就不需把大部分高能氢上供给帝国,紫枫共和国举国上下都被从天上掉下来的金矿猛然砸晕、纸迷金醉地渐渐堕落。

        

在不知多少科研工作者累倒、病亡在岗位上后,在不知多少人默默无闻地付出多少牺牲后,卡缪拉共和国终于在许多高科技领域后来居上,屡屡刷新世界一流的新标准。

        

曾公认是全星系最贫困、最愚昧、最落后、最被瞧不起的几十亿卡缪拉人,这才渐渐能挺直腰杆。

        

说实话,那年那天,所有卡缪拉人都没想到,自己的祖国居然也会有那么一天,能大手一挥,骄傲地指着混沌星空中的某个未知之处,骄傲笃定、不容反驳地对世界说道:

        

“高维芯片是世界的未来,我国将大力发展该产业,你们别的国家跟不跟随意!”

        

是的,高维芯片的概念,原就是卡缪拉共和国第一个提出的。

        

且从卡缪拉共和国第一个提出相关概念起,就谁都能看出其发展前景异常广阔和重要。

        

帝国和紫枫都只能慌忙地跟随着卡缪拉的脚步,都恐惧地相继调集了空前的、远超卡缪拉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却只是为了进度不落后卡缪拉太多。

        

那一天,曾是所有卡缪拉人的骄傲,现又不知是多少卡缪拉人无法释怀的痛苦。

        

一开始,所有卡缪拉人当然都对高维芯片的研究进程异常乐观,信心满满。

        

毕竟,当其他国家还在努力把普通芯片的工艺制程打进10纳米时,卡缪拉共和国都开始研究量子芯片了。

        

全国人民都不得不认为,这次应该还是和以前一样,卡缪拉共和国又将在高维芯片的研发道路上一骑绝尘,很快问鼎巅峰。

        

而事情起初好像也真是那样发展的,卡缪拉的各高维芯片项目组都捷报频传,大大地振奋了当时仍困在经济泥沼里的整个卡缪拉上下,连争端和动荡都跟着大大减少。

        

接着,就在全国人民都在为各项目组摇旗呐喊、殷切期盼的时候,汉见尘率领的团队第一个制作出高维芯片的样品,一时震惊整个星系。

        

又由于汉见尘毕业于瓦连京军事学院的微电子系,无人对此表示怀疑,都认为那是理所应当,没去验证,包括外国人。

        

瓦连京军事学院在整个星系的声望之卓著,可见一般!

        

而汉见尘又让瓦连京军事学院的声望更上一层楼,不仅成为瓦连京军事学院的英雄,也成为整个卡缪拉的英雄,还是整个云梦民族那时的骄傲,得到无数荣誉和奖励。

        

不管是卡缪拉国会那届的议长博达洛夫,还是吴家的家主吴留行,还是卡缪拉其他的国家高层,都相继接见了他,以专门表达对他的嘉奖和期许。

        

再加上当时又传出帝国和紫枫正突击式地再次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奋起直追,整个卡缪拉咬紧牙关,在当时那种依旧国贫民弱、全国都在挨饿的极端困难条件下,硬是给汉见尘的科研队伍拨下三十个亿的巨额科研经费。

        

那一阵子,卡缪拉全国人民,都不仅在给他喊口号、加油助威,还砸锅卖铁地在用实际行动来支持他。

        

人们都将高维芯片视为把卡缪拉拖出经济危机的最后一辆马车,乃至是一辆象征卡缪拉崛起的黄金马车。

        

没想到,汉见尘驾驶的马车不仅没把卡缪拖出经济危机,还在敌人的引导下,把半个身子都已经挣脱出泥沼的卡缪拉,又狠狠撞回泥沼,差点活活溺死。

        

仅仅不到一个月,汉见尘竟就携着整整三十个亿的巨额科研经费,突然叛变,逃到了紫枫共和国。

        

后经调查,大家才愤怒至极、又无奈至极地发现,汉见尘那所谓的合格样品,根本就是假的。

        

汉见尘关于样品高维芯片储存、释放龙技的视频,其实全是通过计算机合成的。

        

加上三十个亿附带的价值和期盼太过沉重,本只有点投机取巧的汉见尘,一与紫枫间谍接洽就毫不犹豫地果断叛变,通过紫枫驻卡缪拉大使馆携款潜逃。

        

这给当时本就处境依旧艰难的卡缪拉共和国,给当时全国人民既疲惫又充满希望、喜悦和期待的身心,都造成难以弥合的严重伤害,特别是卡缪拉籍的云梦人。

        

很多卡缪拉籍的云梦人真被他气到吐血。

        

卡缪拉共和国立刻就成了整个星系的笑柄,国家经济亦因紫枫和帝国的趁火打劫进一步受到重创,加剧了国民生活困难和国家面临分裂的凄惨局面。

        

而事关国运的高维芯片相关研究,更从此一蹶不振。

        

从那以后,不管什么有关高维芯片的好消息传出,都会遭到全国民众的不断怀疑和抨击。

        

直到多年后的今天,卡缪拉共和国有关高维芯片的研究依旧阻力重重,更远远落后于紫枫和帝国,成为卡缪拉共和国一块无法遗忘、偏又绕不过去的丑陋伤疤。

        

而顾雷作为一个云梦人,又自然会对那块伤疤记得更清楚一点。

        

特别是在今晚!

        

心念电转间,顾雷毅然决定,要先从汉见尘身上收回一点利息。

        

诺露达不仅有董事长在几天前出言诬蔑整个卡缪拉,昨日又被扒出是紫枫高维芯片开发贸易有限公司的重要生意伙伴之一。

        

换句话说,诺露达鞋里的芯片,其实全来自紫枫高维芯片开发贸易有限公司,即“紫芯公司”,且该公司的现任董事长正是汉见尘。

        

诺露达再一次地狠狠羞辱了全体卡缪拉人,令许多卡缪拉人都怒不可遏,恨不得砸光诺露达在卡缪拉境内的所有门店。

        

顾雷拉着伊曼就要进去,而两个女店员亦是一起大步上前,伸手就把他们拦在门外。

        

一个女店员双手叉腰地恶声大喝道:

        

“你们干什么?不是和你们说了吗,这不是你们这两个下贱东西能来的地!”

        

这下,连伊曼都秀眉微蹙,不再阻止顾雷,只低声提醒一句“千万不能使用暴力”。

        

而顾雷内心邪火愈盛,表面上却愈发冰冷平静,最后警告了她们一句:

        

“你们必须马上给我们道歉,否则我们等下一定要你们好看!”

        

但两个女店员只愈发不屑和嚣张。

        

一个女店员毫不留情地再次破口大骂道:

        

“我看你真是傻了吧!道歉,我们凭什么要道歉?我们说的有错吗?你就一穷鬼!”

        

另一女店员跟着踏出一步,扬着下巴大声附和道:

        

“对,你们两个都又穷又傻,还死不承认,简直就是下贱!”

        

伊曼闻言,当即秀眉愈发蹙起,而顾雷则内心再无顾忌,决定大干一场。

        

此刻,顾雷表面上愈发平静冷漠,内心里的邪火,却是烧得愈发暴虐。

        

可不等顾雷出招,旁边就有人看不过地插嘴道:

        

“你这女人怎么说话的,不知道顾客至上嘛?”

        

又有一人跟着附和道:

        

“对,买不起你们的鞋怎么了,怎么就成了下贱的人?”

        

马上就有越来越多的人驻足围观,且大多义愤填膺,乃至是怒发冲冠。

        

而那两个女店员以往被买鞋的舔惯了,加上最近收入大减,心情不好,就反更受不得气,竟是相继大声回骂道:

        

“买不起的人算什么顾客啊?凭什么要我们浪费时间去招呼!你是不是傻呀!”

        

“对,买不起就不要浪费大家时间,别过来给我们添堵!滚,都给我们滚!”

        

围观者当即越聚越多,一层又一层地把诺露达的店门重重围住,也都越来越感到生气。

        

有人大声喝问道:

        

“买不起怎么了,现在买不起,以后就一定也买不起吗?”

        

又有人大声质问道:

        

“对,而且凭什么买不起你们鞋的就是下贱人啊!”

        

众人纷纷应和。

        

“对,凭什么?”

        

“对,你们的鞋有什么大不了的!”

        

“凭什么?快给他们道歉,也给我们两个道歉!”

        

“对,道歉!”

        

“道歉!”

        

“快给我们道歉!”

        

……

        

然而,不等讨伐的声浪形成,两个女店员就更趾高气扬地大叫起来:

        

“滚,都给我们滚!”

        

“对,给我们滚,我们的鞋本来就不是卖给你们的!”

        

“快,买不起就快滚?我们的鞋是给既有钱又有品位的上等人设计的!可不是要卖给你们这些卡缪拉的穷鬼,那简直是糟蹋了我们的鞋!”

        

“对,你们这些既没钱、又没品位的卡缪拉下三滥,快给我们滚,我们的鞋本来就不是要卖给你们的!”

        

众人大怒,偏偏那两女店员依旧不知悔改,更加阴阳怪气地对大家集体嘲讽道:

        

“怎么?还听不懂啊!你们卡缪拉人到底是都傻呢,还是都没素质啊!”

        

“是啊,卡缪拉人真都太不行了!穷也就罢了,还都又脏又臭,更极没素质,我早看不下去!”

        

两个女店员说完就一脸鄙夷地撇过头去,一副目不忍视的可憎模样。

        

且两人其实也是卡缪拉人!

        

只不过,她们在外国公司上班,加上被无知贪婪的人舔多了,就很快忘记自己姓甚名谁,还以为自己也是有非常本事的人,比真正有本事的人还要张狂无忌,更都忘了自己到底出生在哪个国家。

        

而一石激起千层浪,围观者们皆两眼发红,看起来比依旧沉默的顾雷和伊曼还要生气。

        

说起来,类似这样的、充满恶意的、针对所有卡缪拉人的集体攻击,大家至今仍并不陌生。

        

一道道瞧不起的轻蔑目光,似乎从卡缪拉人的先辈们踏足第二小行星带的第一天起,就一直如同跗骨之蛆般地死死纠缠着所有卡缪拉人。

        

贫穷本就是原罪,对国家来说也是一样的!

        

即使卡缪拉人大多勤勤恳恳、与世无争,即使卡缪拉共和国第一个站出来、勇敢地号召世界一起反抗西海帝国的奴役,即使卡缪拉是一战中功劳最大、付出牺牲最多的国家。

        

在一战结束后没几年,在汉见尘携款潜逃紫枫后,卡缪拉人用鲜血、坚韧和智慧换回来的尊重,很快就又开始走下坡路。

        

而其背后的罪恶推手,又依旧是卡缪拉共和国在一战中背靠背的好战友——紫枫共和国。

        

卡缪拉人都没想到,策反汉见尘竟不过是紫枫狠狠打压卡缪拉的第一步。

        

实际上,在发现西海帝国日渐没落之后,紫枫共和国就对空荡荡的星系霸主之位心生觊觎。

        

他们在一战中受创最小、一直腰包最鼓,就自认为舍我其谁。

        

只由于卡缪拉共和国在一战中的功勋和牺牲都太过卓著,才暂时按捺不动。

        

他们起初仅仅是把一些原商议好的无偿援助变为有偿的高利贷,想要用巨大的经济压力压垮卡缪拉,杀人不见血,再当仁不让地凭绝对实力优势坐上星际霸主之位,坐等名利双收。

        

不想,纵是那样巨大的经济压力,也不仅没能压垮坚韧的卡缪拉人,反成为他们走“科技兴邦”之路的最澎湃动力,借此迅速崛起。

        

他们这才着急,闪电出手,翻脸不认人地直接策反了汉见尘。

        

之后,他们就一而再、再而三地用卑鄙手段持续打压卡缪拉共和国。

        

他们在整个星系制造舆论,一边不断夸大自己在一战中所做的贡献,一边贬低卡缪拉的贡献,谎称:

        

紫枫援助的大量物资,才是帮助卡缪拉和其他国家战胜西海帝国、带领世界走向光明的最大的功臣。

        

问题是,紫枫共和国援助的物资由于西海帝国太空军的强力封锁,大多白白抛洒星海,能运抵前线的还不足十分之一。

        

紫枫共和国运抵前线的那点微薄物资,更多只能给前线将士们带来心灵上的慰藉。

        

即使卡缪拉人依旧感激他们在黑暗岁月送来的希望,却绝无法接受他们磨灭卡缪拉亿万先烈功劳的卑劣行径。

        

那每一份功劳后面,都是炙热的、鲜红的、不容卡缪拉人遗忘的先烈之血。

        

卡缪拉各界当时都爆发出激烈抗议,可只招来紫枫方面更变本加厉的打压和报复。

        

紫枫上下都既希望紫枫共和国能成为新的星系霸主,却又都不愿抛弃那堪称奢靡的安逸,早忘记艰苦创业、奋发图强的初衷。

        

前所未有的巨额财富也让紫枫人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堕落,到今天仍好像不知悔改。

        

那一段时间,在紫枫共和国的重金收买下,国际舆论环境骤变,铺天盖地尽是对卡缪拉人的口诛笔伐。

        

外国媒体或指责卡缪拉人居功自傲、或指责卡缪拉人劣性不改、或指责卡缪拉人生来下贱……等等,言辞极其恶毒,从各方面不断打击卡缪拉人的韧性、自信和善良。

        

那一刻,贫穷真成了所有一切的原罪。

        

因为穷,你们卡缪拉人就活该忍饥挨饿!

        

因为穷,你们先烈的无私牺牲也不过是一种不得已,自私而不高尚!

        

因为穷,你们什么都是错的,你们就是全星系最差劲、最没素质的一群人!

        

因为穷,不管龙人、猿人,你们全国人民都是下等人!

        

……

        

所有卡缪拉人被其他各个国家的人,无礼地戳着脊梁骨,肆意诬蔑谩骂,却无法反驳。

        

因为穷,卡缪拉人连一点反驳的声音都无法在国际上发出,被越抹越黑。

        

然而,连帝国的真枪实弹都打不倒的卡缪拉人,岂会轻易被区区污言秽语征服,做思想上的奴隶。

        

反倒可以说,正是在这种屈辱至极、却无法反抗的极致痛苦刺激下,卡缪拉人才继续咬着牙、含着血、忍着痛,在“科技兴邦”的道路上,继续艰苦探索、无畏拼搏、无私奉献,更重要的是进一步打破阶级隔阂、互相帮扶。

        

斯维托奇能站在莱奥纳多和帕夫诺维奇的中间,就是那时那种上下一心的风气的证明和延续。

        

而命运不负有心的国家和人民,卡缪拉现终成星系第一科技大国。

        

如今,在世界上所有的科技领域里,大部分都是卡缪拉共和国独占鳌头。

        

卡缪拉共和国遮天蔽日、既庞大又先进的星际舰队,让整个世界都在隐隐为之战栗。

        

只不过,即使如此,依旧有一部分外国人看不清现实,不识抬举,为固执、愚昧或利益,继续在国际上用一些子虚乌有、颠倒是非的事情来诬蔑和批评卡缪拉共和国,一直在做着抹黑卡缪拉政府和人民的恶心事情,让许多卡缪拉人都感到咬牙切齿。

        

甚至,有些卡缪拉人也被他们迷惑,竟帮着外国人来抹黑自己的祖国,并瞧不起那些没被迷惑的人,这最让卡缪拉人感到深恶痛绝。

        

一男子马上站出来,指着那两个女店员就勃然大喝道:

        

“你俩算什么东西?你们诺露达的鞋又算什么东西?你们想卖,我们还不想要呢!”

        

但紧跟着,不等其他人出口应和,一女店员就极骄傲、极无知、也极残忍地大声回骂道:

        

“那你们生产得出来吗?你们生产得出我们那样的鞋吗?你们生产得出我们那么先进的高维芯片吗?我告诉你们这群垃圾,你们的鞋,才是垃圾!你们卡缪拉的高维芯片产业也是垃圾,永远都追不上我们紫枫的高维芯片产业!你们卡缪拉人,更都是垃圾中的垃圾!”

        

众人皆语一噎,顿时愤到极处,又都无语到极处,郁闷至极,相继屈辱不堪地低下头来。

        

帝国的奴役、紫枫共和国的恶意、长久的贫困,这些接连不断的磨难,既给了卡缪拉人最坚韧不屈的品格,却也不免在每个卡缪拉人心中都留下难以抹除的大小伤痕。

        

年长点的,有些已恐惧地感觉到,自己仿佛好像突然就回到了过去那种饱受其他各国人肆意欺压的压抑环境中。

        

连伊曼都不由痛苦地回忆起卡缪拉贵族曾被侮辱为“没教养的乡下贵族”的黑暗日子。

        

顾雷则竟更是痛苦难过。

        

不用伊曼专门解释,他就能联想到,那时那种全国上下连贵族都被外国人和部分自己人瞧不起的恐怖舆论压力,恐怕亦是学校不得不抹黑母亲的重要原因之一。

        

那是他母亲的不幸,又何尝不是国家的不幸。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做菜秘籍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