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做菜秘籍 食材大全 正文

怎么弄小豆豆最刺激(纯肉腐文高H)最新章节列表

   

王坦之对这个问题显然也很纳闷,他无奈的解释:

        

“所以余一开始都没有敢确认,一直到听到名字才知道所想的并没有差错。”

        

王猛和麻思也是面面相觑,张家的嫡女都能这么放出来,张家想表达什么意思?

        

相比于让张玄之留在都督府,好像这更能表明张家的态度,这是要不惜一切代价支持都督府。

        

张家的态度,则是不是就能代表其背后的顾家乃至于整个吴郡世家的态度呢?

        

王猛和麻思自然而然的想到这里,至于王坦之,更是震惊之余,衣袖中的手,不知不觉的轻轻搓动。

        

他没有指望着自己能够和王猛、麻思这些从一开始就随着都督打江山的元从们争夺地位,只要他们不犯大错,甚至就算是没有什么功劳,都督都不可能忘了他们,更何况这两个家伙,尤其是王猛,本来就是才能和都督相差无几,甚至在一些方面还犹有过之的人。

        

要不人家是师兄呢。

        

但是王坦之从来没有妄自菲薄,比不过这些元从旧部,人家有先天优势,那自己总是要比剩下那些陆陆续续投靠过来的人要强的才是,既然都是后来投效,那么大家也就无所谓什么先来后到,各凭本事。

        

而各个世家之间,本事其实也相差无几,个人的差距也一样能够通过家族的地位和声望以及财力来填补,毕竟世家一动,动的是一个家族,而不是一两个人。

        

王坦之觉得晋阳王氏在这方面还是有优势的,自己作为王家的翘楚,出现在都督府的核心参谋层中,就已经可以表明都督府是得人心的,否则为什么太原王氏的人要往关中跑? 

        

甚至杜英如果狠一点,还可以抓住这一点大做文章,深入分析之后得到,一定是琅琊王氏和陈郡谢氏排挤旁系英才导致的,从而狠狠地挫败一番王谢各家的士气,让那些旁系子弟们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对主家生出戒备,也让主家不得不时时刻刻考虑他们的感受。

        

杜英是有这个手腕和资格的,王坦之在看到关中报刊百花齐放的时候就已了然。

        

所以这等于他自己把攻讦王谢各家的把柄都送到了杜英的手上。

        

杜英愿不愿意用是他的问题,自己已经足以凭借这个表明忠心。

        

除此之外,太原王氏还在筹谋逐渐将家业向关中转移,现在已经完成了一部分,同时王氏还充当暗中联络人,帮着关中和江左各家进行贸易。

        

郗昙已经摆明旗鼓的站在关中这边,所以这也导致江左各家在不能探明朝廷以及王谢两家真实态度之前,断然不敢和郗家有太多来往,王坦之不用想也知道如今的郗家门口定然是“门庭零落鞍马稀”。

        

但是关中和江左之间,总归还是要有往来的,就算是杜英不想,也有别人想要把生意送上门来。

        

郗家俨然已经不能充当这个角色,郗昙赌上了郗家的经济利益来猜杜英在日后不会辜负郗家的付出。

        

王坦之觉得郗昙是个聪明人。

        

他这样赌自然是对的。

        

郗愔和郗昙都不是什么大才,甚至他们两个在江左的名声都比不过把江左溜的团团转的郗超。

        

所以让郗昙去经营郗家的经济,王坦之觉得他没有这个本事。

        

直接放弃这个行当,或许郗家还能获得更好的。

        

尤其是杜英本人是个重情义的,这一点,王坦之在关中这么久,已经能够感受出来。

        

到时候亏待郗家的可能性很小。

        

既然郗家已经一条道走到黑,那么王家自然就能够趁势充当中间人,这也是王家现在证明自己利益的方式。

        

王家只要能够当好这个中间人,那么王家在杜英心中的地位同样不会低到哪里去,王坦之对此还是有信心的。

        

如今王家能够在暗中为关中带来诸多受益,未来王家也一样能够在王师南下的时候,为王师提供很多重要的消息情报。

        

不管怎么说,太原王氏可一直都是琅琊王是最重要的旁支。

        

只要一切按部就班,都督府上下也会逐渐认识到王家对都督府的重要性,王坦之就算是现在地位并不是很高,甚至很多人对他还怀有戒心,但是未来的某一天,大家一定会知道,王家为都督府付出了多少。

        

然而这一切的前提,自然都是没有人来争夺王家的这个任务和地位。

        

吴郡世家一直以来都是王坦之最忌惮的敌人。

        

因为江左的弱点,江左的人事调度和兵马安排,太原王氏有渠道获得,吴郡世家自然也有渠道获得,上一任太尉还是出身吴郡的呢,不知道军中有多少吴郡出身的门生故吏。

        

一旦吴郡世家也开始全面倒向关中——至少现在吴郡世家还是左右逢源的态度,那么孤军奋战的王坦之将会面对最大的挑战。

        

所以王坦之一直对吴郡世家的动向很敏感。

        

张彤云的出现,俨然就是直接在他耳边敲锣打鼓的告诉他,吴郡世家已经下了决心,自己之前一切计划都陷入了空前的危机之中。

        

“吴郡世家这个示好的方式有点儿奇特。”王猛忍不住嘟囔一声,“而且如果想要走捷径的话,这个小姑娘不应该被派到河东来,河东为偏远一线,若是成功,女儿家的功业,在很多人的眼中仍然还是上不得台面的,但是若失败,不但竹篮打水一场空,而且还倒赔了一个嫡女。

        

对于世家来说,嫡女可是拉拢别家的最大筹码啊。就算是吴郡世家想要示好,也应该让这个小姑娘到都督面前晃悠才是,那家伙,呵!”

        

根本没有想那么多的麻思和已经想到未来的十数年乃至于几十年间自己的地位会受到怎样威胁的王坦之,闻声齐齐侧目。

        

这满满都是不屑。

        

是不是想要说都督是个渣男?

        

我们懂,但都督现在好像还差了点,顶多就是强抢民女而已。

        

顶多······虽然好像也哪里不对,但人家夫妻和睦的,做属下的当然不能置评。

        

“其实,河东也是有好女婿的,只是不知道能不能钓得到。”王坦之慢悠悠的说道,目光已经飘忽不定。

        

麻思楞然拱手:

        

“愿闻其详。”

        

王坦之当即笑吟吟的看向王猛: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景略兄不也是孑然一身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做菜秘籍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