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做菜秘籍 家常菜谱 正文

公交车美妇白玉兰/爽好舒服快深点

樱井钱子眼前一亮的结果就是死缠不放,    所以当晚花田早春奈检查完救生船后便带着她和江户川柯南他们碰头,和她们一起的还有中森银三。

        

因为展览邀请函上面注明了游轮启航的第一天晚上会举办晚宴,所有人都必须参加,包括后面上船的中森银三一行人。

        

本着反正最后也会碰面,    花田早春奈便把中森银三叫上。

        

“既然毛利先生也在这里的话,    中森警官不如和他商量怪盗基德的事吧。毕竟涉及日本警方脸面的事,    多一个人帮助就多一分力。”花田早春奈说道。

        

实际上她只是想要让江户川柯南可以加入调查中。这次的游轮事件绝对不简单,    主角团的智慧加上中森银三的警力可以事半功倍。这也意味着花田早春奈可以干更少的活。

        

中森银三虽然个性倔强但是在大是大非前还是很理智的,    考虑再三还是答应了。

        

这次参加展览的一共有1000人,    游轮最大的大厅摆放着一条条大长桌,    18个位置为一组,铺上白色的桌布和蓝色的丝绸,    中间点缀着白色的玫瑰花装饰。镶金边的餐具精致而华丽,每一处都精心布置。

        

花田早春奈带着中森银三和樱井钱子走过去的时候江户川柯南一行人已经入座,    因为是晚宴大家都穿得相当正式。

        

妃英理和毛利小五郎坐在一起,    毛利兰坐在妃英理的左手边,旁边是铃木园子和世良真纯,    安室透坐在毛利小五郎的旁边,    对面是阿笠博士和少年侦探团。刚好12个人面对面,一对一地坐着。

        

毛利小五郎托着腮一脸不愉快:“难得的晚宴我为什么要和这个老太婆坐在一起?”

        

“哎呀,    看来你很不乐意,既然这样的话你就坐到别的桌上去啊?”妃英理腰挺得笔直,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连眼角都没有看毛利小五郎一眼。 

        

毛利兰连忙打圆场:“夫妻就应该相亲相爱地坐在一起嘛,而且我们家也很久没有一起吃饭了,机会难得大家开心一点嘛!”

        

“分居的夫妻哪来的相亲相爱。”毛利小五郎哼笑道。

        

“我也认可这点。”妃英理说道。

        

“哼!”两人撇开脸。

        

“真是的……”毛利兰看了毛利小五郎一眼,她本来想说什么但是看了一眼手机的日历后又闭上了嘴。

        

江户川柯南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10月1日……他记得妃英理的生日好像是10月10日,刚好是展览的最后一天。

        

江户川柯南托着下巴回忆,他记得来前几天小兰给大叔收拾完房间出来后满脸笑容,出发前还神神秘秘地从楼下的寄件箱里拿回来了什么。

        

之前在走廊上看到妃英理,大叔脸上除了震惊似乎有些懊恼。

        

脑海里闪过一道亮光,江户川柯南想通了一切。他无语地看向毛利小五郎,明明之前就失败过,这个大叔怎么还在玩先抑后扬这招?真是学不乖!

        

这时候注意到花田早春奈的吉田步美连忙举起手:“花田警官在这里!”

        

江户川柯南转过头,当他看到花田早春奈身旁的樱井钱子后一愣,这位大小姐怎么也在?

        

“hi~~”樱井钱子探出头对毛利兰她们挥手。

        

“樱井小姐好久不见!”毛利兰笑着打招呼,世良真纯也朝她挥了挥手。

        

铃木园子托着下巴:“嘛~毕竟是樱井集团的继承人,你受到了邀请也是正常的。”

        

毛利小五郎眼睛一亮:“小兰这位美女是谁?”

        

樱井钱子第一次登场是在相马律师所,那次毛利小五郎因为拉肚子没有出现,之后因为住院铃木酒店的旅游也没有参加,所以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对方。

        

“这位是之前在相马律师所遇见的樱井小姐,她是受害者的未婚妻……”毛利兰话没说完,樱井钱子就松开花田早春奈的手走到毛利小五郎身边。

        

她捧着脸热情地说道:“哇啊!这就是沉睡的小五郎吗?我之前常常在电视上见到你,没想到本人居然这么帅~我是你的超级大粉丝,请务必给我签名!”

        

“哈哈哈是吗?!没想到像你这样的大美人居然也是我的粉丝,真是不胜荣幸!”毛利小五郎露出色眯眯的眼神,“签名的话多少个都可以!”

        

随即他摸了摸身上露出尴尬的表情:“抱歉哈,我现在没有带笔,等晚点我再给你签~”

        

“不用那么麻烦~”樱井钱子从手提包里拿出口红,笑容妩媚地把一字领往下拉:“就签在胸……哇啊!”

        

花田早春奈一把抓住樱井钱子的肩膀往后拉,她微笑道:“抱歉,她喝醉了。”

        

“呃……哦哦!”毛利小五郎大概也没遇到过如此热情大胆的粉丝,他微红了脸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反应。

        

一旁的妃英理额头上冒出十字,一跳一跳的青筋表达了她的真实想法。

        

江户川柯南抽抽嘴角,想起对方死了未婚夫时嚣张跋扈的样子,这样的女人居然是大叔的粉丝?太可疑了吧!

        

花田早春奈把樱井钱子从毛利小五郎身边扯开,然后按在最远处的位置上。旁边的位置是小岛元太,花田早春奈不信这样对方还能骚得下去!

        

【花田早春奈[1]:你是不要命了吗?妃英理在这里都敢泡毛利小五郎?你是迫不及待想要领便当吗?!

        

财阀千金[7]:既然要追求刺激就要贯彻到底!我的人设就是这样的嘛,反正毛利小五郎又不会真的签,就当活跃气氛!

        

花田早春奈[1]:差不多就得了,平日没见你演得这么认真,你就是看戏不嫌事大!】

        

这时候跟在后面的中森银三嗤笑一声:“被人夸了一句就飘飘然,真是有够逊的!”

        

毛利小五郎翻了个白眼:“你这家伙怎么在这里?”

        

中森银三:“我……”

        

“中森警官是在请毛利先生帮忙的!”花田早春奈打算中森银三的话。

        

她走过去把中森银三推到安室透旁边坐下(毛利小五郎两边都有人了),然后无视中森银三【我没有!】的叫嚣补充道:“我今天已经跟柯南他们说过了,葡萄牙那边不让我们这边参与宝石的保护。

        

中森警官担心他们准备不够被怪盗基德抢走宝石造成外交问题,所以过来请毛利先生帮助。”

        

她走到樱井钱子旁边坐下继续说道:“主要是预告函方面,中森警官已经推出怪盗基德会在进入北极圈的时候动手,也就是10月5日之后,但是具体的日期和时间不清楚。

        

我又不擅长解密,这里刚好有这么多侦探,所以想请让大家帮忙破解谜题。”

        

中森银三还想说什么就被花田早春奈瞪了一眼:“中森警官,人不能太傲娇。”

        

她嘴上这么说,脸上就差刻上【差不多就得了,别给我添麻烦】一行字。

        

“……”中森银三不说话了。

        

毛利小五郎露出得意的笑容:“嘛,既然是中森警官诚心诚意地请求帮助了,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哈哈哈哈哈~!”

        

中森银三捏起了拳头,额头青筋直跳。

        

世良真纯直奔主题:“那么关于预告函的内容,能麻烦花田警官详细说说吗?”

        

“当然!”花田早春奈说道:“预告函的内容是【当公正的公正降临,在灿烂的光辉中,我将踩着波涛前来取走‘海面之下’】……就像刚才说的,我很不擅长猜谜所以没有想出正确的答案。”

        

说实话,她是真的很佩服这些怪盗和死者能想出各种各样的谜题,简直人均智商180一样,要是没点脑子都不敢死。

        

世良真纯托着下巴:“这次的【海面之下】是要在极光下进行展览,所以在灿烂的光辉中这句指的是进入北极圈应该是正确的。”

        

中森银三连忙说道:“宝石展览是在105-108,1010日轮船停靠俄罗斯然后坐飞机返回日本,怪盗基德最大可能会在这三天动手!”

        

圆谷光彦拿出笔记本:“现在游轮行驶在大海上,踩着波涛这句话是指怪盗基德准备从海上登陆吗?”

        

中森银三摇头:“不,按照怪盗基德一贯的作风,那家伙肯定已经在船上!而且关于这点我已经解读出来了!

        

我今天去现场视察过,展览的会场虽然关闭着但是我透过窗户发现地面全是玻璃!从上方可以直接看到海底。我觉得怪盗基德的踩着波涛肯定是指这个!”

        

在场的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江户川柯南皱起眉,真的只是这样吗?

        

安室透沉吟:“那剩下就是公正的公正这句,我记得佩德罗……”

        

“这太简单了!”毛利小五郎提高声音,他指着一旁的妃英理说道:“要说到公正肯定会想到律师吧!你们记得律师的戴在身上的徽章是什么吗?!”

        

毛利兰一拍手:“是天平!”

        

她高兴地看向妃英理:“外面是十六瓣的向日葵花中心是天秤象征公平公正,对吧!”

        

“是的。”妃英理点点头。

        

毛利小五郎更得意了,他伸出手指说道:“没错!你们好好想想,天秤座的时间是9月23日—10月23日刚好就在展览的日期里!第一个公平肯定是指天秤座,第二个公平则是让我们把日期对半分!”

        

铃木园子伸出手指数数:“对半分的话,就是一边15……啊!10月8日刚好在中间!”

        

“没错!所以怪盗基德动手的时间就是10月8日!”毛利小五郎赞赏地指着铃木园子大声说道。

        

“日期知道了,那时间呢?”毛利兰又问道。

        

“这还用想吗?肯定是指12点啊!天平在两边,中间的指针不就是对准12吗?考虑到展览是晚上,所以肯定是晚上12点!”毛利小五郎笃定地说道。

        

“居然是这样吗?”中森银三捂着嘴飞快地转动脑子,脸上露出认可的表情。

        

安室透露出可爱的笑容:“真不愧是毛利老师,真是太厉害了!”

        

花田早春奈移开视线,这个答案绝对是错的吧?真亏他夸得下去!

        

花田早春奈把视线落在还在皱着眉的江户川柯南脸上,果然对方也不认同这种推理,不过正确答案到底是什么呢?

        

花田早春奈眉头紧皱,她又悄悄看了安室透一眼,对方刚才被打断的时候好像说了【佩德罗】这三个字。

        

佩德罗肯定是说佩德罗一世,但是这和公正的公正这句话有什么关系呢?

        

花田早春奈想得脑瓜疼都没能想出来,她不高兴地扁了嘴。她真的太讨厌名柯里的谜题了,没有丰富的储备知识和语言敏感度根本猜不出来!

        

花田早春奈放弃自己思考,她忍不住掏出手机想要搜索,却发现已经没有信号了。

        

奇怪?怎么会没有信号呢?她明明在登船的时候买了wifi。

        

花田早春奈再次尝试还是没能接通网络,只能先放下。之前就听说游轮上网络很差,看来是真的,只能等下再看看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一对年轻男女走了过来,中年男人在妃英理面前停下:“妃律师原来你在这里啊,这就是你的家人吗?”

        

来人正是这次邀请妃英理参加展览的合作方的负责人——飞鸟邦彦,58岁,飞鸟金融会长。

        

妃英理连忙站起来:“飞鸟会长您好,很感兴趣您这次的邀请。”

        

她微微侧过身向对方做介绍:“这位我的丈夫毛利小五郎,这是我女儿毛利兰还有我们家亲戚柯南。”

        

毛利小五郎和毛利兰站起来。

        

飞鸟邦彦的脸看上去很威严,这会儿满脸笑容却冲淡了他的严肃。

        

他笑呵呵地给妃英理介绍身后的年轻人:“这位是我的女儿贵子,还有他的未婚夫菅野健,他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了。所以我才这么急让妃律师帮忙做那份商业合同,想要作为我女儿的嫁妆。”

        

妃英理露出笑容:“恭喜你贵子小姐还有菅野先生。”

        

“谢谢~”黑色长发的女性羞红了脸,她模样清秀可人举止得体,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飞鸟贵子,24岁,飞鸟金融的独生女。

        

菅野健春风得意地抱住飞鸟贵子的肩膀,他诚恳地说道:“爸爸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贵子的!”

        

菅野健,27岁,飞鸟金融的员工。

        

飞鸟邦彦抬了一下下巴:“这是自然的!要不是看在你救过贵子的份上,我根本不可能让一个穷小子娶我的女儿!你最好一直对她好要不然一分钱都拿不到!”

        

菅野健露出难堪的表情。

        

“爸爸!”飞鸟贵子提高声音:“健君根本不是为了钱才和我在一起的!你明知道他为了救我差点就死掉了!你干嘛还要一直说这个!”

        

毛利兰睁大眼睛:“那个为了救你差点死掉是什么意思?”

        

飞鸟贵子看了毛利兰一眼,她伸出手菅野健的手露出甜蜜的笑容:“这是我们爱情的开始。”

        

飞鸟贵子很乐意向众人诉说这段甜蜜的故事,于是众人就听到一出堪称泰坦尼克号的罗曼史。

        

在一年前,刚毕业的飞鸟贵子第一次参加了公司的周年庆活动,这次飞鸟金融10周年庆因为意义非常所以决定在游艇上举办派对。

        

谁知道在活动中突然遇到了暴风雨,游艇翻船了。所有人都掉下了大海,就在飞鸟贵子在海水里浮沉即将被波涛淹没的时候,当时作为员工参加活动的菅野健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他把她扶到了破碎的木板上,还把身上的救生衣脱下来给她穿上。为了安慰恐慌的飞鸟贵子,菅野健一直和她说话分散她的注意力,直到海上救援队把他们救上来。

        

也许因为这次的共度患难,两人对对方都心生情愫,于是便开始悄悄交往。直到飞鸟邦彦安排飞鸟贵子相亲,菅野健不顾一起跑到飞鸟邦彦面前跪下承认的自己和飞鸟贵子的恋情,请求对方给自己一个机会。

        

飞鸟邦彦当然很生气,但是飞鸟贵子只喜欢菅野健,在两人的努力下终于获得飞鸟邦彦的认同,这才在不久前订了婚。

        

铃木园子捧着脸:“天呀,简直就像电影一样!”

        

“好棒哦!菅野先生就像拯救公主的骑士!”吉田步美兴奋地拍着小手。

        

飞鸟贵子和菅野健握紧手相视一笑,十分甜蜜。

        

其他人也发表了类似的感慨并且真诚地祝贺了两人,除了花田早春奈和樱井钱子。

        

两人都心知肚明,这三人的出现预示着命案即将发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做菜秘籍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