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做菜秘籍 家常菜谱 正文

被老中医揉揉得好爽小说&成熟少妇小说500短篇

        

饭局结束的早,一路溜达着寻思着改歌词的事儿回到宿舍,还不到九点。

        

因为徐正华要去赴约,就提前结束了今天的录制,于是大刘、郭昆,包括录音师,以及刘举刘副总给安排的工作人员等等,就算是都提前下班了。

        

等徐正华回到宿舍的时候,郭昆正戴着耳机在听交响乐,看见他推门进来,就摘下耳机,“八点的时候,你爸打来一个电话,听说你没在就挂了,也没跟我说什么事儿。你给回一个吧。”

        

“哦,好。我洗把脸就打。”

        

于是洗了把脸,把仅有的那一点酒意也给洗没了,一边脑子里还在徘徊着怎么把粤语的韵脚切成帝都官话的韵脚,却还要保留原词的特色,尤其是那份叫人印象深刻的唇齿音,一边开始了冗长的电话卡拨号。

        

很快,打通了。

        

老妈接的电话,关怀了没几句,还没等徐正华开问,电话就被徐立珺给抢走了,告状,说徐正夏抢了她一套攒起来的卡片,她都快集齐了之类,只好答应她,等回去了会揍徐正夏一顿,并耐心地答应,有时间了会帮她去搜集一下那种卡片。

        

然后电话就落到了老爸手里。

        

他的声音有点不大对,“正华,帮爸爸一个忙?”

        

这听起来就……会很难的样子。

        

“呃……什么忙?”还是硬着头皮问了。 

        

“下下周周六,5月1号,劳动节那天,咱们队客场踢‘京药’,你也知道的,‘京药’的‘奉圣公园’是出了名的魔鬼主场……”

        

“不行!”

        

电话外,忽然传来老妈的暴喝,直接把老爸给打断了,“徐先明,正华就是在那边上个学,对那边人生地不熟的,你让他给你买哪门子票?你们要看球,我不反对,非得就千里迢迢的去客场吗?去那边跟人家打架去?想看球,你们自己想办法买票去,别让我儿子去!其他人就没路子吗?非得你张罗?……”

        

“正华,你别理你爸!”她大声喊。

        

“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军他们居然买到了,一口气买了十张票,来来回回吹他儿子在帝都混得多牛逼,我儿子也在帝都嘛!试试嘛……”

        

“试个屁,要试让别人试去,我儿子是学生,未来是音乐家,他的时间是要拿来好好学音乐的!再说了,他走的时候你给了多少生活费你自己心里没数?他拿什么给你买票去?他会变戏法呀……”

        

“我可以给他汇钱……”

        

“不行!”

        

得!

        

很快就演变成了家庭内战。

        

徐正华无奈地抬手扶额。

        

任他们吵上一会子,眼看几分钟内是没有结束的可能了,他只好开口打断,“爸,爸,别吵了,你别跟我妈吵了,我试试,试试行不行?”

        

“嗳,嗳,好,试试!”

        

老爸果然瞬间回归,“那我明天就给你汇款去?”

        

“暂时不用,我也不确定能不能搞到……”

        

“能的能的,我明天就给你汇款!我知道‘奉圣公园球场’的票不大好买,但也不是绝对买不到的!我听人说过的,他们会提前三周开始卖,5月1号那天的票,这才开卖没几天,卖再快应该也还没卖完……”

        

唉!

        

听他又说了好多排队买票的“技术要点”,最终挂断电话之后,徐正华也只能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上辈子也很是喜欢过好多年的足球,倒是也理解这种心情。

        

原主七岁的时候,曾被强制送去泉城金冠的少年足球培训基地,一直到十一岁才放弃,教练还直说挺可惜的,身体好意识强,预估未来个子矮不了,弹跳也出色,是个打中锋的好苗子云云。

        

反正最后没有继续下去。

        

大概相比足球,还是更喜欢大师姐暖暖的胸脯吧。

        

但也已经可见老爸到底是有多喜欢足球了。

        

只好明天去买一下试试,看能不能买到了。

        

“不对!”

        

他忽然想到,自己是有经纪人的,这种事情,或许也可以委托她去帮忙买?

        

好办法。

        

于是再次开始冗长的拨号,拨到一半他自己叹气,这打个电话也太麻烦了,但又实在是不想要现在外面卖的那种手机,感觉跟扛着个砖头似的。

        

算了算了,再等等,智能机虽然肯定还早,但单说小巧一些,应该是很快就能做到了。

        

电话打通,跟管玉兰说了要求,特意说明,是要五月一号那天的。

        

她应该还没到家,一听说是徐正华的老爸要的,马上一口答应下来。

        

然后徐正华随意地拿过一个草稿本来,开始改歌词。

        

粤语肯定不行,这个时空粤语也有一定的市场,但在一个大一统的国度内,粤语地区又没有特殊历史背景下形成的特殊的文化地位,粤语歌当然不可能在全国流行起来,玩粤语市场的,大都是一些地下歌手,很小众。

        

所以要在意思不变的情况下,把压的韵脚改成北方的官话。

        

另外有一些在原作中读作粤语没问题,但做北方话理解就很别扭的用词,也要尽可能的调整一下。

        

总体要求就是,雅驯却又通俗。

        

原作的词异常的好。

        

曲子是一个扶桑人的,拿到华语歌坛,一曲三唱,而且分别是三位歌坛大拿,分别请高手给填的词,而且在当时也都红了,堪称奇迹,但不得不承认,若干年后回头看,《千千阙歌》这一版,是公认最经典的。

        

辞意好,唱得好,尤其是唱的跟辞意极为贴切,显然是核心原因。

        

在2000年之前的华语歌坛,是大嗓、大歌盛行的年代,在当时的一众大歌之中,既有滔滔江河,又有人世沧桑,这边悠悠历史长河,那边坐看云起云落的,相比之下,《千千阙歌》反倒是这一批大歌之中比较小的了。

        

写的只是一点个人的情怀、情愫与情绪而已。

        

但惟其如此,才更有利于靳晓青的突围。

        

徐正华心里有着清楚的定位,现在的自己,还不到广撒网、大量出歌猛挣钱的时候,现在的自己,要讲究的就是一个精准突围。

        

唯一的要求就是出一首就要红一首,而且要求一炮而红!

        

《千千阙歌》很合适。

        

之前原主欠下的人情,就这一首歌,是肯定能一把还上还有富余了,但也并不浪费,就是要让每一个合作者在自己这里都尝到甜头才好。

        

连安小菁那种文艺范儿爱拿捏的性子,一旦《短发》红了,最近都开始恨不得一天一个电话的打过来,亲昵的不像话,不难想象,一旦《千千阙歌》红了,靳晓青就会再也回不去了——别人的歌唱了就不红,他的歌唱了就红啊!

        

独木不成林的,能证明自己牛逼的例证越多,和能为自己的牛逼背书的人越多,自己的底气就会越足。

        

但是……不好改呀!

        

上辈子也并不太擅长这个,这时候非要动那么经典的一篇词,实在是有点赶鸭子上架——只好一句一句的推敲。

        

同时一边改还一边忍不住在心里哀叹:还有那么多好听的粤语歌呢,这以后光是改歌词,就是很大的工作量了。

        

当然,不能耽误工作。

        

当下头等大事,是赶快把《眉飞色舞》给做出来。

        

于是第二天下午继续赶去小岛唱片,继续干活。

        

徐正华打算今天就彻底结束这首歌伴奏部分的录制,明天就让杜雪岚来录音,而给她的录音时间,也只有三天。

        

扣掉周末,下周二搞定!

        

还是管玉兰开车过来接,等徐正华上了车,她汇报,“你昨天晚上问的那个事儿,球票,我给你问了,已经不好买了。‘京药’虽然只是一只乙级球队,但在帝都这边铁杆球迷特别多,据说每年光套票都能卖掉一半还多,剩下的基本上一开售就卖光了!”

        

“不过你也别担心,我已经在圈内留了话了,大不了加点钱呗!其实你要不着急立刻拿到的话,黄牛手里有,只是得等临开赛前他们才会出来卖,而且价格会更高一点……没问题的,肯定给你搞到,十四张对吧?让你爸放心来!”

        

行吧……

        

还好这笔钱老爸会给的。

        

然而当大家一起赶到小岛唱片,陈邦道居然已经在录音棚外面等着了,看见徐正华过来,他马上从休息区的长椅上站起身迎过来,“正华,听说你要买球票?京药的主场,4月10号那场,十四张,对吗?”

        

“呃……是。”

        

“买到了吗?”

        

“还没有。”

        

“那行,你不用买了,我帮你拿到了,待会儿就能送到,我给你送过来!”

        

“呃……那谢谢哈……”

        

徐正华一边答应,一边没忍住,扭头看了一眼管玉兰。

        

你看看,你看看!

        

这是什么能力,这是什么速度!

        

果然,她一脸尴尬。

        

关键陈邦道也是经纪人,虽说是同一家经纪公司,但他俩依然存在一定程度的竞争关系。但人家就是帮忙搞到了,这时候她又肯定不能别苗头的让徐正华别要——她知道她现在没资格也没能力拿捏住徐正华的。

        

只好捏着鼻子先认下。

        

但一转头,等陈邦道走了,她就赶紧拉住徐正华,小声的解释,“我猜他应该是从演出商那里搞到了票,主要是,最近几年杜雪岚还算挺红的,应该是跟演出商有过不少合作。很多时候这种紧俏的票,托什么关系路子,都不如演出商有用,因为他们每年都会有很多次租用体育场……”

        

咩?就是说,这事儿说到底,是怪我不够红呗?

        

“你放心,接下来你就算通过创作人和制作人的身份,成功出道了,我手里就又多了一张牌,你又要给晓青写歌,她也会红起来的,只要你跟晓青你俩能越来越红,这些事情对我来说,也很快就会变得特别容易的……”

        

好吧,勉强接受这个解释了。

        

但核心原因肯定就是能力不如人家就是了。

        

“干活儿干活儿!今天要把伴奏都弄出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做菜秘籍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