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做菜秘籍 家常菜谱 正文

和老板在楼梯间呻吟&女主跟2个男主在一起的现言

      

简瑶在主卧室坐了两个多小时。

        

等童知画点滴输完了,她小心翼翼地将童知画手背上的输液针拔掉。

        

快到午饭时间了,沈奕让他们留在这一起吃。

        

傅盛年进来,一只手轻轻握在她肩头,将她从主卧室带了出去。

        

阿龙和叶子还没有回来,沈奕让人把饭菜端上桌,他们三人先开动了。

        

正吃着,田野匆匆忙忙赶来,他手上拿着最近几天调查到的最新资料,是关于赵曜堂的。

        

傅盛年接过资料快速过了一遍,那个赵曜堂低调了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他干了什么勾当,突然发了横财,近两个月内购置了一套很大的别墅,数辆豪车,每天不是出入高档会所,就是在打高尔夫,四处玩乐。

        

他身边还有了一个女人,资料里有女人的照片,个子挺高,身材纤细高挑,长得非常妖孽,名字叫唐悦月。

        

傅盛年看到这个名字,同时联想到了两个人,唐霄和洛九。

        

当初洛九混在简瑶身边的时候,用过一个假名——秋月。

        

都带一个月字,关键还姓唐……

        

会是洛九吗?

        

女人有些神秘,调查到的资料少得可怜,只有几张和赵曜堂在高尔夫球场打球时拍下来的照片。

        

那张脸跟洛九完全不一样,如果她真是洛九,脸上刀子没少动。

        

“交给陈警官,让她好好查一下这个女人。”

        

傅盛年把资料递给田野。

        

田野接过东西正要走,沈奕把他叫住,“中午了,吃了饭再去。”

        

“好。”

        

田野很拘谨地拉开一把椅子坐下,快速吃完,他前脚离开,阿龙和叶子回来了。

        

入职的手续已经办好,叶子现在是沈氏安保部门的一名职业保镖了。

        

她和阿龙吃了点东西,又回了趟傅家,打包了行李带过来。

        

楼上楼下还有一些空房间,但叶子选中了童知画之前住过的那个房间,挺大的,阳光充足,床头柜上还放着一个相框,里面是一张童知画的照片。

        

照片里,她笑得很甜。

        

把行李简单收拾了一下,叶子坐到床边,将童知画的照片拿起来。

        

阿龙从房门前经过,看到她呆呆地坐在那儿,盯着一个相框。

        

他轻轻在门上敲了敲,“收拾好了吗?”

        

她连忙把相框放回床头柜上,起身道:“快了。”

        

她从行李箱中拿出了另一个相框,是她妹妹的。

        

她把妹妹的照片放到了童知画的相框旁边,照片里的两人都是齐肩发,娃娃脸,眼睛圆圆的,笑起来的样子很可爱很甜。

        

注意到她刚刚是在看童知画的照片,阿龙心里有些疑惑,“你和少夫人的关系好像很亲密。”

        

“关你什么事。”

        

她小声嘀咕了一句,一只手把行李箱提起来,放到衣柜的最上方。

        

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她迈着大步走出房间,顺手把门带上,径直朝着主卧室走去。

        

童知画各方面生命体征都正常,就是不醒,这几天她一直都是靠输葡萄糖来补充身体所需的能量和体液。

        

到了傍晚时分,傅盛年带着简瑶准备回去了,田野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警方查到了那个女人的信息。

        

傅盛年干脆将手机开了免提,让沈奕他们都能听到田野的声音。

        

“唐悦月本名叫戴月,很小的时候走失了,是个孤儿,两个月前,她与亲生父母相认,但她的父母已经离婚,她选择跟母亲,也跟了母亲的姓氏,名字直接改成了唐悦月。”

        

这话听得简瑶更加怀疑唐悦月就是洛九,因为洛九就是从孤儿院长大的。

        

“有没有查唐悦月住在哪家孤儿院?”

        

“她本人向警方提供的信息,是一家叫繁星的儿童福利院,不过繁星在几年前就关闭了,详细资料已经没办法查证。”

        

“那洛九原来所在的那家孤儿院,总能查到些什么吧?”

        

电话那头的田野无奈叹了口气,“陈警官派人去过洛九住的那家孤儿院,关于洛九的信息全部没有了,应该是有人事先把她的信息都销毁了。”

        

“所以唐悦月有可能是洛九,对吗?”

        

“很大可能是。”

        

简瑶觉得不是有可能,唐悦月就是洛九。

        

“她找到的父母,真的是她亲生父母吗?”

        

田野道:“是的,做过亲子鉴定,是亲生的。”

        

这洛九玩了一出金蝉脱壳,现在没有证据能证明她是洛九,她可以逃脱杀人犯的罪责,还找到了亲生的父母,改名换姓,有了新的身份和生活。

        

“那指纹呢?”

        

简瑶不死心地说:“金虹被杀的时候,现场不是留下了洛九的指纹吗?”

        

“是。”

        

“对比指纹不就行了?”

        

“恐怕不行。”

        

“为什么?”

        

“唐悦月的十根手指都有严重烧伤,提取不到指纹。”

        

简瑶忽然就愣住了。

        

洛九啊洛九!

        

为了摆脱过去的身份她对自己够狠的,连指纹都破坏了。

        

“警方已经在怀疑她,但是没有证据。”

        

客厅里静下来,通话还保持着,半晌没有人说话。

        

现在他们有了明确的目标,不完全是待宰的羔羊了,调查总算是有了很大的突破和进展。

        

“唐悦月和赵曜堂是什么关系?”沈奕打破沉默。

        

田野道:“他们在交往。”

        

“赵曜堂不是被赵家赶出来了?他哪来那么多钱?”

        

“警方怀疑他干了一些非法的走私生意,目前还在查。”

        

沈奕压着火气,低声骂了句:“这些王八蛋真能折腾。”

        

“继续盯着赵曜堂,他有什么动向都第一时间向我报告。”

        

沉默许久的傅盛年吩咐了一声。

        

田野说了声好,本想挂电话了,他猛然想起一件事,忙对傅盛年说:“傅总,今晚赵曜堂要去凤凰会所。”

        

“消息准确吗?”

        

“派去的人听到他和别人谈话,说凤凰会所今晚有特别活动,他要带朋友过去找找乐子。”

        

傅盛年的视线转移到简瑶脸上,“宝贝,那里是你的地盘。”

        

简瑶点了点头,连忙掏出手机给凤凰会所的负责人打电话,得知今晚会所确实有特别活动,是一场变装派对。

        

特别活动不是常有的,隔一两个月才会举办一次。

        

变装派对之前办过,受欢迎程度非常高,因此策划活动的负责人决定再办一场。

        

消息一放出去,一楼酒吧的位置已经全部被预订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做菜秘籍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