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做菜秘籍 家常菜谱 正文

成熟人妻美妇跪趴承受撞击&我多久没弄你了

       

卡车司机真的挺牛币的,至少章驰觉得他们很牛币,可以把这么大的家伙开到自己的牧场里来,如果放到章驰来干,指不定就得卡在自家门口的小路上。

        

卡车司机也不和章驰废话。

        

到了地方也没有深入牧场,几乎就是进入牧场可调头的地方就把卡车停了下来。

        

把后厢的拦板一放下来,就是一个跳桥,原本挤在车厢里的小牛,一个个依次走下了车厢。

        

“你是接货的牧场主么?”

        

卡车司机拿着一张单子找到章驰。

        

章驰笑眯眯的连连点头:“我就是,谢谢你”。

        

“不客气,在这里签上字,然后点一下我车上的小牛,一共是……清单在这里”。

        

司机可没有空和章驰多说话,这趟活拉完他还得赶在天黑之前到另外的地方去装货呢,对于卡车司机来讲,每一分钟都是钱的味道。

        

章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开始清点起小牛。

        

一头不少也一头不多,这一辆车清完,人家司机便关上了后厢门,一溜烟的走了。 

        

接下来继续清点。

        

最后一个司机长的亚洲面孔,让章驰还以为是咱们自己人,谁想到居然是个棒子,对于棒子章驰没什么兴趣,于是便聊也没聊,直接点数签字走人。

        

等所有的卡车都离开,章驰又开始心疼了,并不是心疼小牛,而是心疼自家的牧场。

        

大卡车车重很重,进入牧场的时候自然带出两道车印,五辆大卡车那就是十个车印,深深的陷入土中差不多有二十多公分。

        

章驰看了觉得这就像是在自己的心中扎了二十多公分的口子呀。

        

“这事情闹的!”

        

章驰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老徐也是个爱热闹的,看到一下子运来这么多小牛,于是便笑眯眯的来到章驰的身边。

        

“一下子把小牛买齐了?”

        

老徐是做建筑的,他分辨不出牛的好坏来,因为不是他的工作范围。

        

“没有,这才来了将近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二在路上呢,大约明天就能全到了”章驰说道。

        

老徐听的有点傻了,张口问道:“你的牧场有多大?”

        

“你不是知道么,五百多英亩啊”章驰被他这一问有点诧异。

        

老徐以为自己记错了呢,张口又问道:“你还有别的牧场?”

        

“没有啊,就这一块,这一块买的都吃力,哪里还能想别的”章驰回道。

        

老徐眨巴了几下眼睛,嘀咕道:“难道是我记错了?”

        

“什么记错了”

        

“我好像听说如果是放养的话,一般三四英亩一头牛,你这五百英亩的牧场要养上千头牛?准备买草料喂么?”老徐说道。

        

章驰点头回道:“要不然呢?”

        

他买个毛的草料,不过老徐问了,他要是说不用买草料,那不是吓人么,怎么跟他解释这事儿,况且他也没有义务和老徐扯这些啊。

        

“现在草料可不便宜”老徐说道。

        

“没有想到你对这些还挺了解的”章驰笑了笑。

        

老徐道:“你忘了我准备买地来着,也看过牧场”。

        

顿了一下,老徐冲着章驰竖起了大拇指:“还是你敢想啊”。

        

没办法,就算是没养过牛的老徐,也被章驰这大手笔给镇住了,五百多英亩的牧场养千把头牛,一英亩的草场养上两头,你这草料是随吃随长么?能撑的住两头牛啃的。

        

还真别说,章驰的牧场就是随吃随长,只不过没办法和别人说罢了。

        

章驰这边也没有准备向老徐解释什么,他一盖房子的,房子盖好说不定两人能成为朋友,但是有些事情和朋友也说不上。

        

“牧场的草不够,那就买呗,涨价归涨价不总还有个数嘛,草涨价牛肉也不可能不涨吧,那牧场主不得跳脚?”章驰笑道。

        

有这话你还让人家老徐说啥?老徐用钦佩的目光看了看章驰,准备老实回去盖房子。

        

刚走了两步,老徐张口说道:“一千多头牛你盖的那牛棚可住不下,到了入冬的时候这里零下二十几度,有的时候甚至能达到三十度,你这些牛没个牛棚可不行。还有就算是有了牛棚,你一个人也忙不过来,一头牛一夜能给你拉十来斤的屎,一千多头牛你自己算算得成吨的屎”。

        

章驰还真没有想过这个,因为他就没有想过这一千头牛如何过冬,他现在就想着先把这些小牛给弄回来,然后——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任何一个有经验的老牛仔要是知道章驰是这想法,一准能被气的背过气去,这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玩意,怎么就混进咱们牧场主的阶级中来了呢。

        

呃!

        

“到时候再看吧,等有钱了再加盖一个牛棚”章驰说道。

        

“这样的牛棚加盖可不是一个,最少得两个才能装的下这么多牛”老徐说道。

        

看到章驰有点诧异,老徐又道:“牛总不能像装罐头一样挤在牛棚里吧,牛也得有空间,牛挤牛那牛还怎么吃料?”

        

“到时候再说吧”章驰又来了一句。

        

老徐现在是彻底没脾气了。

        

回去继续干活,毕竟又不是他的牧场这些事情人家都不急,他急个什么劲儿。

        

章驰望着这些小牛,美滋滋!

        

不过很快他便发现了问题,那就是原来二十头小牛来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害怕,但是这一群小牛到了自家的牧场,没有一会儿,便开始吃草了,也不知道这些小牛是换惯了环境还是怎么滴,至少从胆儿上比前面一批小杂牛要大的多。

        

当然了,小杂牛要比这一批小牛要壮硕的多。

        

原本章驰还有点怕两群小牛混在一起,但是观察了一会儿发现,两群小牛根本没有往一起凑的迹象,各自点了一块地吃草,中间有一道明显的分界线。

        

小牛吃上草,章驰的心也就放下了,回到牧场继续在牧场用无人机给牧场浇水。

        

盖房子的这帮人,听说章驰买了九百多头小牛,也就是吃惊了一下,很多人对于五百英亩的土地养九百多头牛也没什么慨念,看着前一期到的小牛,他们觉得三分之一也不过就这么点儿,放到整块牧场上都有点显不出来。

        

只是他们没有想一想,一群牛不可能在一个地方吃草,也没有办法在一个地方吃,不说草的问题,一批牛凑在一起拉屎,也能把牧场给拉盖住了,所以一般来说牧场都要有个牧草的恢复时间,还有牛粪的消化时间。

        

等牛粪分解那你可有的等了,于是这时候上场的就得是大自然的一些搬运工,像是昆虫等等。

        

章驰是什么概念的,作为一个新手牧场主,其实他的专业知识就和他的学历一样,有几乎就等于没有。

        

不过好的他有葫芦,无声无息的替他解决掉了很多知识面之外的问题。

        

第一批小牛运进牧场,外面的牛仔们还只是嘲笑章驰。

        

等着第二天,第二批小牛到达牧场的时候,小镇上的牛仔都认为这个乔治脑子不太正常,等到了傍晚时分,第三批小牛运进牧场的时候,小镇的牛仔们现经被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近一千头小牛,五百英亩的牧场,你怎么就敢买这么多!

        

傍晚,章驰开着自己的皮卡来到了小镇的酒吧。

        

他想找人问问怎么样才能买到便宜且质量不错的牧草,不打算用,哪怕是为了放出消息,他也得摆出个样子,要不然这五百英亩的土地,养出一千头小牛来,那也太吓人了。

        

这是章驰放出的烟雾弹之一,再说了,买小牛省下了一些钱,拿出其中的一部分出来买些草料也不算什么,也不需要多,一两车的做个样子也就够了。

        

把车停在了停车场。

        

这时候酒吧里的人不少,远比他上次下午来的时候人要多的多,不说别的光是酒吧门口空地上停的车子与马,推测小酒吧里就不下十好几人。

        

下了车,章驰站到了小酒吧门口,伸手推开了两扇小门。

        

原本热闹的酒吧,见到章驰走了进来,瞬间全都安静了下来,里面所有的牛仔都直愣愣的望着章驰,像是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西洋景似的。

        

章驰有点不习惯,不过他硬着头皮,装作无事的样子,来到了酒吧吧台上的空位置上,一屁股坐到了高脚凳上。

        

章驰望着女老板金伯莉,说道:“给我来瓶啤酒!”

        

就在章驰的话刚一落声的时候,酒吧里又开始嘈杂了起来,只不过比章驰进来的时候,这些牛仔们聊天的声音要小的多。

        

金伯莉给章驰递来了一瓶啤酒,顺口问道:“乔治,你买的小牛可不少啊”。

        

“也不算多”章驰随意的回了一句。

        

“育肥?”坐在章驰不远的一个老牛仔问了一句。

        

章驰道:“算是吧”。

        

听了这话,老牛仔便不说话了,继续低头喝着自己手中的威士忌,时不时的伸手拿着面前小编篮子里的小零食,压压肚子里的烈酒气。

        

章驰正想问金伯莉哪里有便宜的牧草捆卖,一抬头看到金伯莉身后的小黑板,见上面写着赔率,什么倒闭赔多少,撑一年赔多少。

        

金伯莉看到章驰望着自己身后的小黑板,笑着说道:“大家赌你的牧场前景”。

        

章驰听了笑了笑,也不以为意,这帮子牛仔平常除了干活,估计也就这点爱好了,当然了别的爱好都挺花钱的,就这算是个好爱好。

        

“我的赔率不高啊”章驰抓着啤酒饮了一口。

        

金伯莉听了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不过此刻到是有不少坐着离吧台比较近的牛仔竖起了耳朵。

        

章驰从口袋里掏出钱包,用手纸夹出了二十美元递给了金伯莉。

        

“我买我自己,明年这时候还好好的”。

        

说完冲着金伯莉晃了晃手中的票子。

        

金伯莉笑着接过钱,然后拿着笔在小黑板上写下了:乔治压乔治二十美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做菜秘籍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