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做菜秘籍 家常菜谱 正文

高傲女总裁跪变成性奴&宝贝乖女雪婷h免费阅读

    

“柳氏属实做了错事儿,但是那也是卢家有错在前啊,他们又没有说自己儿子有毛病,结果他儿子有毛病,生不出孩子来,还家暴媳妇,这种男人,不跟他和离了,难不成留着过年吗?”

        

苏以安作为一个现代人,本就接受不了这时候的婚姻观念,现而今听到卢家竟然还想要弄死柳氏,又怎么忍得了。

        

苏妈妈当然理解自家闺女。

        

可是蓝惊鸿和武婶子的表情,可真是一言难尽了。

        

“福丫,这事儿不是这么看的。”

        

蓝惊鸿叹了口气,她能够明白福丫的想法,事实上她也心疼柳氏,但是柳氏,到底是做错了事儿的。

        

“这事儿,就算是有官府,都不会说什么的。”

        

武婶子弱弱的开口,知道福丫的性格,就忍不住道:“姑娘啊,这话咱们关起门来说也就算了,万万不能出去说啊。”

        

不然姑娘的名声,可就要坏了。

        

毕竟,说来说去,那柳氏是做错事儿的人。

        

自古以来出嫁从夫,那柳氏断然不该偷人的。

        

苏以安也知道。

        

她虽然心疼柳氏,也知道这时节的规矩,柳氏是坏了规矩的。

        

“她咋那么傻呢,她要是早说,不就和离了吗。”

        

到时候嫁给什么样的人不好,光明正大的生孩子,何必让卢家磋磨呢。

        

苏以安再次升起一股无力感来,是对这个时代的。

        

哪怕他们家已经做了很多的努力了,可是这样的事儿,还是不能改变。

        

天都擦黑了,大门却被拍响了。

        

是苏家的族长苏仁山让人来请苏爸爸,一家人都猜到是什么事情,苏以安更是追了出去。

        

趁着没人,苏以安轻声道:“咋地也不能让人死了,到底是卢家隐瞒了事情在前,而且他们还长期家暴柳家姐姐,她又没有娘家人护着,太可怜了。”

        

苏爸爸自然明白自家闺女的心思。

        

“放心吧,该说的话,爹都会说的。”

        

苏爸爸打定了主意。

        

他不说柳氏如何,只说若是靠山屯的姑娘以后遇到类似的问题,他们靠山屯都是要打回去的,毕竟,柳氏长期被打,那是事实。

        

何况…….苏爸爸其实有一件事儿没说,那个男人,到现在都没有出现,哪怕柳氏的事儿已经在屯子里闹得沸沸扬扬了,他就不相信那个男人会不知道。

        

这样没有担当的男人,也不知道那柳氏图个啥。

        

苏爸爸暗暗叹气。

        

人啊。

        

这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的。

        

这柳氏固然可怜,可她选择的路,却是最难走的。

        

苏爸爸到的时候,发现其他两家的族长竟然都已经到了,甚至司家村的族长也在,这却是个意外。

        

“如今都是靠山屯的人,咱们屯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苏家作为靠山屯最大的家族,而且苏爸爸他们一家人的本事更是不容小觑,所以说话的是苏仁山。

        

韩家的族长没有亲自来,却是韩有田来,当即热情的招呼苏爸爸过去坐。

        

几个大男人,提起这件事儿都是一脸的唏嘘。

        

“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儿,这眼瞅着就过年了。”

        

苏仁山既然把人召集起来,就开了一个头。

        

“谁说不是呢,唉,那卢家的小子,谁也没想到他竟然不能人道,这么多年,倒是委屈了那柳氏。”

        

说话的是韩有田,说完似乎觉得不妥,忙解释道:“我倒没有旁的意思,也不是给她辩白哈,我就是听说,她以前没少挨打,本来我还寻思是她不能生养,现在看来,这里正也是不地道啊。”

        

他不相信里正卢炳德不知道自己儿子的毛病,却放任儿子那么磋磨柳氏。

        

司家村的族长不好说话,只是跟着叹气。

        

刘家的族长道:“这事儿不好办,我瞅着里正那意思,恨不得把人直接弄死了。”

        

都不是外人,说话也没有个顾忌。

        

韩有田蹙眉道:“弄死就过分了吧,咋地说,他们家也不是没有错。”

        

眼瞅着说来说去也没有个结果,韩有田看了看司家村的族长,最后目光就落在了苏爸爸身上。

        

“老三,你是个啥意思?”

        

顿了顿,他又道:“顾家的嫂子不是也去了吗,问出了啥没有,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韩有田这句话,显然问到了点子上。

        

苏爸爸想到蓝惊鸿和武嫂子说的事儿,就叹了口气。

        

“那柳氏被毒打了一顿,又是骤然失去了孩子伤了身体,听郗老爷子的意思,命能保住都是奇迹。”

        

他故意说的重了一些,果然,哪怕是在场的几个男人,也忍不住不忍。

        

毕竟,说到底,柳氏肯定是有错,但是经历了共同患难的情分,卢家又不是全然无错的情况下,任谁心中都存了一份不舍。

        

“我没见到人,听顾家嫂子的意思,是人还没彻底清醒。村里几个婶子已经去那边照顾了,也不知道明天人咋样,希望能够问出什么来。”

        

“希望不是咱们靠山屯的人。”苏仁山脸上满是愠怒,“这件事儿,那个男人才是应该负责。”

        

这话,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同。

        

苏爸爸顿了顿,说出了最初想的那番话。

        

“柳氏肯定是有错的。出来前,我们家其实也在讨论这件事儿,我娘一听说柳氏这些年竟然是被冤枉的,不是她生不出孩子,老人家心软,就心疼那柳氏这几年受到的苦楚。”

        

苏爸爸说话很有技术,她提了老人家心疼柳氏的苦楚,又说了村里的流言蜚语对柳氏的困扰,还有柳氏挨的打。

        

“若是她犯错在前也就罢了,明明是没有娘家父兄护着,才被这样欺辱。我娘就说,若是我们家的孩子,敢这样被人欺负,岂不是当我们老苏家没人了。”

        

韩有田忙搭茬。

        

“说的是啊,要是我亲闺女被人这样欺辱,还骗婚,我肯定是不能忍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做菜秘籍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