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做菜秘籍 家常菜谱 正文

痛惨叫泪破瓜_少妇用嘴满足了我

      

次日。

        

祝启恒早早就醒了,其实说醒了都不太准确,是他压根儿就没怎么睡。

        

陡然变换的环境让他不太适应。

        

而且这里有蚊子,很多。

        

这一晚上他一直在打蚊子了。

        

他一定要研究一款防蚊的药水。

        

凌霜起来的时候发现早饭早已经做好了。

        

祝启恒则蹲在地上像是在做什么实验。

        

她不禁失笑,还真把自己当这里的长工了?居然这么勤快。

        

她悄悄走过去,只见他先将一个小瓶子的液体往一个酒精瓶里倒了一点,然后搅拌,不停的搅拌至透明状,然后又往里边加了点香精和水,又继续搅拌。

        

凌霜狐疑:“你这是在干什么?” 

        

祝启恒被她突然的一声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的他笑着解释:“我在制造驱蚊液,你们晚上没被蚊子咬吗?”

        

凌霜:“……我忘了给你花露水了,这里蚊子特别多,我们晚上都用花露水。”

        

祝启恒倒没怎么在意:“那个味道太大了,你今晚用这个试试。”

        

凌霜接过闻了下,只有一股淡淡的香,她十分怀疑地问:“这能管用?”

        

祝启恒都被她给气笑了:“试试不就知道了?”

        

凌霜应了声,“行,吃饭吧,我去叫念念她们起床。”

        

餐桌上。

        

祝启恒殷勤地给每个人盛了点饭。

        

待大家都落座,祝启恒给凌霜递了一杯红糖水。

        

凌霜看着他不明所以。

        

祝启恒道:“你不是来大姨妈了吗?喝点红糖水,暖宫,补血益气!”

        

凌霜闻言,一张脸瞬间就红了,这男人的心也太细了吧?

        

他怎么知道她来了大姨妈?

        

凌念初的大眼睛四处找人:“大、大姨妈是谁?”

        

闻言,祝启恒也愣了下,他忘了桌上还有那小丫头,她可是个好奇宝宝。

        

采薇和采萱都忍不住笑起来。

        

凌霜一张脸尴尬的无地自容。

        

凌念初左看看右看看:“麻麻,你大姨妈是谁啊?”

        

凌霜:“……”“没谁,你快吃饭吧!”

        

祝启恒虽有很多专业知识,但面对一个三岁的小萌娃,他也照样没法解释,于是只含糊道:“念念你还小,等你长大了也会有大姨妈。”

        

凌念初道:“我现在就有姨妈呀,但她不大,她很老,我应该叫老姨妈。”

        

凌霜:“……”

        

桌上的人都忍不住笑起来。

        

此时外边传来摩托车的声音,众人纷纷都朝外看出去。

        

那不是李铁柱和孙巧芬又是谁?

        

祝启恒看了眼还在吃饭的凌霜:“你先吃,我出去看看。”

        

凌念初焦急地说:“我也去我也去!”

        

祝启恒哭笑不得,弯身抱起那个好奇的小家伙走了出去。

        

见李铁柱扶着孙巧芬走过来,他出声:“怎么是你们?”

        

李铁柱急忙道:“你、你帮我给她看看吧,她一直说浑身刺痒,但身上不红也不肿的,洗了澡也换了衣服也不管用,也不知道怎么了。”

        

祝启恒温和的笑了笑,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我虽是医生,但我也没在这坐诊,药有什么的都没有,你还是去医院或者村卫生所看下吧。”

        

李铁柱焦急道:“去了,我们昨天下午的时候在卫生所回来的,大夫说是过敏了,给开了些抗过敏的药,但还是不行,你受点累帮帮忙,看她这是怎么了?”

        

祝启恒犹豫了下道:“那行吧,不过我现在借住在凌霜这,我得问下凌霜和念念,看她们娘俩愿不愿意帮你们,毕竟你妻子和你儿子一直在欺负她们娘俩了。”

        

李铁柱看了眼孙巧芬,“怎么回事?你欺负她们了?”

        

孙巧芬满脸都是痛苦之色,“没有,都是小孩子间的打打闹闹……”

        

祝启恒毫不留情的揭穿:“昨天上午你还气势汹汹的过来找念念算账,若不是采薇接到她,你就把念念给推倒了。”

        

孙巧芬:“没有,我只是想把她给扯到一边去,没想针对她,我道歉,我和我儿子跟你们道歉。”

        

祝启恒看了眼凌念初:“念念,那你原谅他们吗?”

        

凌念初大眼睛眨巴眨巴,然后又看了眼慢一步出来的凌霜:“麻麻你说呢?”

        

凌霜冰冷的看向孙巧芬:“两个小孩子打打闹闹真的没什么,但你这个大人也参与进来,甚至还动手去打一个三岁的小孩子,就真的是要逼着我对你动手了,知道这小村子为什么叫凌河村吗?那是为了感谢凌千夜,是他一手打造了这个小村子,知道凌千夜是谁吗?那是我哥,亲哥!如果我想收拾你,一句话我就能让你们一家在这都混不下去!你到底是多大的胆子敢对我女儿动手?”

        

祝启恒诧异了下,这个小村子是凌千夜打造的?

        

孙巧芬急忙道:“凌霜,凌霜对不起,我保证以后一定看住我家孩子,再也不让他欺负念念了,我再也不掺和小孩子之间的事儿了,你让你男朋友救救我吧,求求你,我要死了,我真的要死了。”

        

她边说边在各处抓挠着。

        

凌霜嫌弃的收回目光,伸手接过祝启恒怀里的孩子:“给她看看吧。”

        

说完,抱着孩子进了屋。

        

祝启恒看了她们娘俩一眼,这才朝孙巧芬走过去,假模假式的看了眼被她挠破皮的位置:“你这怎么这么严重?别挠了,到时感染就不好了。”

        

孙巧芬:“我刺痒,根本就受不了。”

        

祝启恒道:“那也要尽量克制,就算不感染留疤也不好,而且你这也不太像过敏,这情况我还真的第一次见……”

        

他说着,拿出在包里随身携带的医用纸巾,然后又往上滴了几滴酒精,在她刺痒的皮肤上擦拭留样,然后出声:“你这情况也别乱吃药了,等我给你分析下是什么成分导致的,再给你配点药!”

        

李铁柱应道:“好好,谢谢你啊!”

        

祝启恒:“不用客气,要谢就谢凌霜和念念吧,是她们不计前嫌愿意让我帮你们。”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做菜秘籍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